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鼓声依旧:回顾君特·格拉斯

时间:2019-02-14 10:2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铁皮鼓》在波兰曾经是被禁的。

20160413113244280.jpg


君特·格拉斯

  据报道,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德国作家君特?格拉斯逝世4月13日去世,享年87岁。被认为是战后德语最重要的作家,持续对20世纪德国的黑暗历史发出声音,这位20世纪最后一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以荒诞的黑色寓言著称,以嬉戏中蕴含悲剧色彩的语言,描摹出了人类淡忘的历史面目,曾以著作《铁皮鼓》名噪一时,也因《剥洋葱》一书备受争议斥责。阿多诺说,奥斯威辛之后再写诗是野蛮的。因为奥斯威辛所代表的纳粹罪恶是人类的伤口,再揭伤疤是一种残忍。君特?格拉斯偏偏要说,作家就其本义而言,总是迅速撕开被捂住的伤口。


  在动荡中成长的波兰作家


  1927年10月26日,格拉斯出生在波兰的但泽,也就是今天波兰的格但斯克,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属于西斯拉夫的卡舒布人。卡舒布人是一个特殊的西斯拉夫民族,大多生活在波兰农村,有自己的方言,既不属于德国人,也不属于波兰人。在格拉斯的回忆里,“我家的书籍那时摆在蓝色帷幕的窗格玻璃后面的书架上。母亲是一个读书俱乐部的成员,她把陀斯托耶夫斯基和托尔斯泰的小说并列在一起,夹杂着哈姆森(Hamsun)、拉阿比(Raabe)和维基?包姆(Vicky Baum)的小说。塞尔玛?拉格洛芙(Selma Lagerlof)的《贝林的故事》是容易到手的。我母亲的藏书给我提供了最初的冲动。”格拉斯的母亲是幼年的格拉斯还热衷于收集画片,因为那上面的图画是欧洲各个时期艺术家作品的复制品。因为这些画片的熏陶,他对美术作品有很好的鉴赏能力,看到一幅名画就能马上说出画家的名字。


  对于格拉斯来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就是他童年的终结。战争仅仅爆发几天之后,他妈妈的表弟,也就是他的弗朗茨表舅是但泽市波兰邮局的邮递员,参加了波兰邮局保卫战。激战之后他和其他的幸存者一起被德国士兵俘虏并被执行枪决。由于年少无知,君特?格拉斯跟着同龄人一起做事情,包括自愿加入希特勒少年队,这是希特勒青年团的一个下属组织。


  二战结束后,格拉斯从战俘营返乡,他先是做石刻学徒,后入大学学习艺术。1950年代早期,格拉斯那时候是一个艺术系的学生,先后去了意大利和法国。“我就这样在作品中神游,直到我发现了那些难于驾驭的材料——我对于审美愉悦仿佛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需求。被广义地视为天才的东西无疑是其中的一个因素,但是,所有这些突发奇想的才华,之所以能转化为一种具有恒力和深度的载体,更重要的原因是家庭牧歌中的那种突发性的政治介入。”身处动荡的国家形势和社会格局里,某些关于时代、历史、人性的东西,成为了格拉斯一生书写的主题。


  振聋发聩的《铁皮鼓》


  《铁皮鼓》在波兰曾经是被禁的。波兰曾经把划分过去的德国东部省份的历史篡改过,将它描述成本来就属于波兰的。德国在那里的历史完全被抹杀了。原先的但泽人流落到德国各地,其他地方的波兰人来到这里,第二代、第三代人在但泽出生。对于他们来说,《铁皮鼓》讲述了但泽早先的历史。


  1950年代中期起,格拉斯也成为颇具影响力的作家团体“47社”的一员。他参与社会:无论是现实政治还是对纳粹过去的反省,格拉斯都成为当时联邦德国的道德典范。《铁皮鼓》创作于1950年代,格拉斯说这是一个“复辟时期”,“那个年代人的行为,就像是被恶魔蛊惑了一样。”当时距离纳粹德国1945年战败已有10余年,经过10多年的遗忘和经济复兴,纳粹罪行逐渐从德国日常生活中隐去,用格拉斯的话说,社会中充斥着市侩气,“自我封闭又相互排挤”,格拉斯觉得有必要说点什么,于是就有了振聋发聩的《铁皮鼓》。小说出版之后,在德国和美国都受到不少恶评,有人审判这部小说“色情”并当众焚毁,就像在纳粹时期一样,有评论说它,“这本书亵渎神明……故意地、让人讨厌地亵渎神明……阅读《铁皮鼓》就像经历日耳曼人的噩梦一样。”1959年《铁皮鼓》出版的时候,在当时的文学界可以称得上是一件“丑闻”。例如,1960年,他曾被授予不来梅文学奖,但因为不来梅市议会的反对,又被剥夺了这一奖项。这本书曾经被指责为“色情小说”,当然它不是。有一些新教年轻人还曾经烧过这本书。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