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19年过去,我们是否依然是沉默的大多数?

时间:2019-02-14 07:5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昨天,我到广州一所大学的书店去寻找他。

QQ截图20160330142718.png



  “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事实上,有些崇高是人所共知的虚伪,这种东西比堕落还要坏。”


  “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据说这是某媒体调查的,“王小波最受关注的语录”前三名。或许每一个被冠以著名作家称号的人,都在网上流传着类似的语录,但王小波总有些不同。


  1997年的今天,王小波因突发心脏病在家中去世,年仅45岁。在他离世之后,他的书不断被再版,成为当代中国文坛影响力最大的作家之一。曾经有过一个时期,在街头巷尾,王小波的书是年轻人认出彼此的“接头暗号”。他对“被设置的生活”的反抗、对自由和思考的追求是如此生猛,什么也锤不了这种劲头。


  19年过去,我们是否依然拥有反抗"被设置的生活"的勇气?是否仍然有“什么也锤不了”的劲头去做一个特立独行的人,而不是沉默的大多数?


  王小波和我们这个时代


  王小波已经去世19年了,他仍在“写书”。他去世后,既有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的全集,也有各种文集,仅仅在2015年,就有两家出版社重出了他的文集。《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你为什么活着》??以他某一篇专栏的题目为书名,编辑以某一个角度,重新“精选”他的一些文章,就可以出一本书,运气好的话,还可以请李银河老师写一篇序。这种要求,恐怕她也很难拒绝。事实上,李银河自己也把王小波和她的书信拿出来出版,书名叫《爱你就像爱生命》。


  论讲理最好,没人能超过王小波


  以这种不断被开发的方式,王小波成为一个“经典”作家。如果他还活着,他对这种现象会感到不满。和鲁迅一样,虽然也写大量的杂文,但是他更想写出伟大的小说。“我自己读杂文,有时还写点杂文。照我看,杂文无非是讲理,你看到理在哪里,径直一讲即可。当然,把道理讲得透彻,讲得漂亮,读起来也有种畅快淋漓的快感,但毕竟和读小说是两道劲儿。写小说是则需要深得虚构之美,也需要些无中生有的才能;我更希望能把这件事做好。所以,我虽能把理讲好,但不觉得这是长处,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劣根性,需要加以克服”(《小说的艺术》)。在他心目中,好的小说是艺术,而杂文永远不是,那只是知识分子对社会要尽的义务。


  他最佩服的中国作家有两个,穆旦和王道乾,他们在年轻时就能写出很好的诗来,但是,在中年时却遭受到大环境的不幸,只能潜心搞翻译。他们已经深谙现代汉语之美,但是只能体现在对他国文字的翻译之中,这是非常可惜的事。王小波自己在中年时,他知道他要成为伟大的小说家,他也知道他能做好(他已经写出了伟大的小说《黄金时代》),但是他的生命却戛然而止了。


QQ截图20160330142718_副本.png


《黄金时代》,1999年3月花城出版社版本

  世界上存在两个王小波,一个是王小波自己希望的(伟大的小说家),一个是我们所希望的(杂文家或专栏作家)。我们要纪念王小波,主要是纪念这后一个:一个专栏作家,或者更严肃地说,一个知识分子。


  他把知识分子定义为“讲理之人”。“什么是知识分子最害怕的事?我也有答案,自以为经得起全球知识分子的质疑,那就是:‘知识分子最怕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所谓不理智的年代,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的年代,也是拉瓦锡上断头台的年代;是茨威格服毒自杀的年代,也是老舍跳进太平湖的年代。我认为,知识分子的长处只是会以理服人,假如不讲理,他就没有长处,只有短处,活着没意思,不如死掉。”20年来,随着市场化媒体机构的发展,专栏作家越来越多,但是讲理最好的,目力所及,还没有人能超过王小波。


  王小波是一个自由主义思想家吗?


  秦晖先生在《论王小波与当代批判现实主义文学之命运》一文中讨论了一个问题,“王小波是一个自由主义思想家吗”?他的看法是,王小波具有反乌托邦的自由主义精神,但没有试图建立一个欧几里得式的自由主义“思想体系”,也没有从理论逻辑上来展开对某一领域的细致研究以补充自由主义的思想库。这种看法当然是对的,王小波是一个文学意义上的作家,而不是哲学家。但是,我认为,在上世纪90年代,王小波称得上是中国大陆最出色的“自由主义思想家”,他所有的杂文,都建立在对“消极自由”的捍卫上。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