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贾平凹:我关注的是城市怎样肥大了而农村怎样凋敝着

时间:2019-02-13 19:2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会议结束时,习总书记与大家一一握手交谈,还问我最近有没有新作,我说刚出版了一本叫《老生》的长篇小说,他说:“好啊。你以前的书我都看过。”

1_副本.png


沉思中的贾平凹

  二十三年前的1993年,贾平凹创作的《废都》在经历了出版、被禁、解禁一波又一波的劫难后,开始走向世界。2016年1月,由美国著名汉学家葛浩文翻译的英文版《废都》由俄克拉荷马大学出版并在美国首发……


  2015年岁末,距离《老生》出版不足一年半时间,贾平凹又推出其第十六部长篇小说《极花》,单行本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16年3月推出。


  2016年,对于贾平凹来说,是一个收获之年,他也将越来越受到关注。


  在许多人眼里,拥有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书法家、画家头衔,被誉为“鬼才”“怪才”“奇才”的贾平凹可谓功成名就,是命运的宠儿。然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贾平凹不止一次在不同场合吐露肺腑之言:“六十年里见过彩旗和鲜花,也见过黑暗和荒凉,为自己写出某个作品而兴奋过、得意过,也为写不出自己向往的作品而焦躁、烦恼和无奈过。”“我虽然在城市里生活了几十年,平日自诩有现代思维,却仍有严重的农民意识,即内心深处厌恶城市,仇恨城市,我在作品里替我写的这些人厌恶城市、仇恨城市。我越写越写不下去……”


  但是,在四十多年的文学征途上,自称“乡村的幽灵在城市里哀号”的贾平凹又有着“无论未来我能走到哪一步,我现在觉得我还有写作的饥饿感和强烈的冲动”的执拗,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创作热情,笔耕不辍。


1_副本_副本.png


《极花》单行本

  每隔两年就出一部长篇,“文坛劳模”的创造力从何而来?


  在五十岁到六十岁这十年中,我觉得自己写得多些,特别是到了五十岁以后,我觉得才了解了一些事情,能写一些文章了。实际上,我五十岁以前写得并不好,对于这之后写的《秦腔》《高兴》《古炉》《带灯》《老生》这几部长篇小说,自己还是比较喜欢的。有人说我怎么年纪大了却越来越能写,我想这是阅历所至。我不主张人们称我为“文坛劳模”,作家就是一个行当,本身就是弄这一行的,自己觉得还能写,就多写一些。


  我的创作主要缘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这个时代的关注和了解,没有与这个社会脱节。有许多人年纪大了就开始与时代脱节,基本上不关心社会上发生的事了。我现在虽然六十多岁了,文学创作和生活节奏与三十岁、四十岁时是一样的,一天忙忙碌碌的,也疲劳,但总想把自己感觉能写的东西写出来。因为这个,你对中国社会一定要有个把握和了解。另一个方面,是对手中的笔和纸仍有一种新鲜感。人上了年纪以后,有时候就懒得不想动弹,有时候想动弹,笔下的感觉却没有了。一个作家不但要和社会有亲近感,也要和笔墨纸砚有亲近感,始终保持激情的感觉,否则文章就写成一般性的记录了,若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感觉会慢慢消退,到那时就写不成了。


  平心而论,这么多年,我做到了潜心创作。除逢年过节和外事活动外,每天早上8点老婆准时把我送到书房,一直到晚上12点以后才出来。我一年里要参加各种活动,这种情况下还要保证自己的写作时间,不免得罪了不少人,被说成架子大,其实我是真的没有时间应酬。我写了这么多小说,也产生了影响,但没有成为一个好丈夫和一个好父亲,为家里做的事情特别少,女儿上学接送、开家长会,甚至有时候连她生病住院都没时间去,对于这些,我是很愧疚的。


QQ截图20160414110329.png


贾平凹(右)在其书房接受魏锋专访

  《带灯》《老生》的素材来源


  就文学创作而言,有人主张纯虚构,有人主张关注社会问题。但我还是坚持创作自己感兴趣的农村题材。《带灯》这部2013年出版的小说,虽然有艺术加工的成分,但写的是乡村的现实生活,这些素材都是采访到的事实,书中每个人物都有真实的原型,没有编造,四十万字花费三年时间写完。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