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日本地震,有人祈福有人欢呼,而他们有更多话想说...

时间:2019-02-13 18:2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为庆祝日本大地震,本公司所有产品,一律超低价。余震不断,活动不变。”

1.照片_副本.jpg



  “为庆祝日本地震,干杯,唯一的遗憾,地震小了点。”


  “为庆祝日本大地震,本公司所有产品,一律超低价。余震不断,活动不变。”


  4月14日晚,日本九州熊本县发生6.5级地震,随后余震不断。16日凌晨,熊本县再次发生7.3级地震。这是自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以来日本发生的最大地震,目前已造成41人死亡,超过1500人受伤。


  面对这样的自然灾害,在预料之中但又令人心惊的,网上迅速出现了这样一片欢呼叫好声。为什么我们不应当为日本的地震欢呼?我们可以说出很多理由,但最简单的一个是:日本承受的地震灾害,可能也会发生在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包括我们生活的地方。


  好在,并不是所有的声音都如此令人心惊。4月15日晚,“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发布一条官微,题为“熊本日中友好协会的朋友们,你们还好吗?”,透露熊本日中友好协会已坚持二十多年每年去南京吊唁遇难同胞。书评君推送这篇文章的时候,这条微博转发已经超过两万次、点赞超过1万条。


  在为受灾群众祈求平安的同时,我们不难想到,日本是一个如此地震频发的国家,以致于不少报道都曾颇为惊奇地描述过日本人面对地震时淡定的反应。在过去的100年间,日本历史上就发生过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2011年的东日本大地震等数次伤亡极惨重的大地震。


  日本人不可能对地震这一事物没有他们自己独特的反思。今天,书评君想跟大家分享几位日本人、作家、导演对地震灾害的思考和表态。我们会发现,面对地震以及它带来的灾害,在祈福之外,还有太多值得讨论的地方。


1_副本.png


芥川龙之介,( 1892年3月1日-1927年7月24日),日本大正时代小说家。他全力创作短篇小说,在短暂的一生中,写了超过150篇短篇小说。代表作品有《罗生门》(《竹林中》)、《傀儡师》、《侏儒的话》、《夜来香》等。

  “ 地震之后不要去相信天谴 ”


  1923年9月1日,日本关东地区发生7.9级强烈地震。地震灾区包括东京、神奈川、千叶、静冈、山梨等地,地震造成15万人丧生,200多万人无家可归...


  下面这段文字,节选自芥川龙之介在关东大地震后为日本报刊撰写的文章:《大正十二年九月一日大震之际的感想》。


  (指涩泽荣一,他被誉为日本资本主义之父,在地震之后发表了著名的《天谴论》)。如果一个人自我反省的话那脚上的残疾都会好吧:脚上之所以有残疾就是因为遭受天谴。


  自然对人类是冷淡的,大地震并没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猛火也没有分仁人和泼皮。“自然面前人类和跳蚤无异”屠格涅夫的散文诗说的很对。


  然而正因为是人,才不可轻蔑作为人的事实,才不可抛弃身为人的尊严。如果能吃饱,能活下去,那就不要犹豫,从自己的父母妻儿开始爱他们,爱邻居。在这之后如果还有余力,应该去爱风景、爱艺术、爱万般的学问。


  谁自省之后脚上的残疾就会好啊。像我两脚的残疾,基本上都快断了。然而幸运地,我不认为大地震是天谴。也不会发出“天谴的不公平”这样的诅咒之声。我们大家都在叹息,虽说在叹息但也不能绝望。绝望是通向死和黑暗的大门。


  同胞们哟。脸皮厚一点。就像被逮到作弊的中学生一样,不要去相信天谴什么的。我之所以这么写的原因是出于涩泽子爵的一席话,展示我滔滔不绝什么都能说的才干。但是也并非仅仅出于这个目的。同胞们哟。在冷淡的自然面前,树立起亚当以后的人类吧。不要做否定精神的奴隶。


20160418031949437.jpg


大江健三郎,1935年出生,毕业于东京大学,日本著名小说家,1994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代表作《广岛札记》、《个人的体验》等。

  “ 要警惕国家主义被地震唤醒 ”


  这是大江健三郎于2008年2月22日在东京新宿召开的世界笔会“灾害与文化”论坛上所作的现场演讲,文字有删节。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