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文学 > 正文

“陈子昂诗歌奖”十万大奖被指“撞诗”

时间:2019-02-13 17:2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有网友发帖称,第二届陈子昂诗歌奖获奖者唐诗的《在暮色中赶路》与另一位重庆诗人金铃子的诗作《暮色多么沉寂》有多处词句出现重合的情况,被指“撞诗”。唐诗表示自己没有抄袭。

20160418093837317.jpg


唐诗

  近日,一则《陈子昂把玩笑开大了,这不是赤裸裸的抄袭吗?》的帖子在微信朋友圈里热传。帖子称,重庆诗人唐诗获“(四川)遂宁日报《华语诗刊》第二届陈子昂诗歌奖”的作品《在暮色中赶路》,与另一位重庆诗人金铃子的诗作《暮色多么沉寂》有多处词、句重合。而《在暮色中赶路》诗作捧回10万元奖金。


  昨日,金铃子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不相信唐诗会抄袭。而唐诗则表示自己没有抄袭,“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活动主办方负责人唐毅对记者表示,该比赛评选全程公平公正,诗歌抄袭存在鉴定难的情况,但“如证实有弄虚作假等行为将追回奖金及证书。”


  诗歌奖作品被指“撞诗”


  4月6日,遂宁日报《华语诗刊》第二届陈子昂诗歌奖于四川省遂宁市评选揭晓。唐诗《在暮色中赶路》荣获第二届陈子昂诗歌奖,获得10万元奖金。


  授奖词称,唐诗的《在暮色中赶路》一诗以安静的力量和自省精神为我们提供了簌簌到来的光芒与暗影。“这是词语与内心的相互取暖和映照,也是生命意义上的时间之诗。”


  此后,有网友发帖称,获奖者唐诗的《在暮色中赶路》与另一位重庆诗人金铃子的诗作《暮色多么沉寂》有多处词句出现重合的情况,被指“撞诗”。


  记者注意到,两人的诗歌描述的均为雪夜深山的场景,其中包括“战栗着等待”和“颤栗着等待”,“巨斧”和“利斧”等多处词句相似。


20160418094008422.jpg


金铃子


  双方就诗作各执一词


  “我没抄袭。”唐诗昨日告诉记者,自己不便就此事作出回应,但“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唐诗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从没有看过金铃子的《暮色多么沉寂》作品,并称“我没有抄袭她的诗。”


  唐诗对媒体表示,“《在暮色中赶路》我2000年就开始写了一些,当时没发表。后来我又修改了一些。金铃子跟我都是认识的熟人,但我跟她没咋聊过诗。”


  就双方诗作的雷同之处,他表示,现代派的诗风,在圈子里,同一种情景,完全可能想的是一样。“不能说她抄袭。我也不会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昨晚,金铃子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唐诗是个好诗人,自己不相信他会抄袭,也不愿就此事作更多评论。


  “可能某一天,唐诗兄喝醉了,抄录了此诗,最后完全忘记了。”她说。


  金铃子此前公开表示,该诗写于2010年,发表于2011年3月的《诗歌月刊》上,自己跟唐诗也认识,但关于诗歌“几乎没有交流过”。


  主办方称是否抄袭要裁决


  遂宁日报《华语诗刊》负责人唐毅是此次陈子昂诗歌奖的评审之一。昨日下午,他对记者表示,“对于此事,唐诗给我打过电话,说自己的作品是2000年写的。金铃子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投诉。”


  唐毅告诉记者,他将等周一上班后,向报社的法律顾问进行法律咨询。


  他称,《华语诗刊》从创刊伊始,便旗帜鲜明地反对抄袭行为,要求来稿须为原创首发。


  唐毅表示,诗歌抄袭是作者素质、人品的问题,与主办单位、评委会没有关系,但《华语诗刊》及评委会、包括所有媒体及他个人均不能就抄袭进行有效认定,需要一定程序的裁决,目前奖金和证书均已经发放,“如证实有弄虚作假等行为将追回奖金及证书。”


  唐诗 本名唐德荣,博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诗歌导读》主编、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荣誉主席等。先后出版诗文集《走向那棵树》等十余部。


  在暮色中赶路


  暮色多么沉寂,在这深山,听不到


  一只鸟鸣,一声狗吠


  漫天的雪花不慌不忙地飞舞,像一些寒冷的故事


  轻轻地,簌簌地


  梅花飘落我在古老的寂静和难得的香气中


  匆匆赶路一段路如爱情平坦一段路如痛苦陡峭,我被飞雪盖顶


  又被传奇忘掉但内心始终有一群鸟坚持着红色鸣叫壮怀激烈的诗句刹那冒出来


  无端疯狂的噩梦不知不觉地死去我感到燃烧,感到猛烈,一条红狐


  在雪地带着火焰奔跑


  崇山峻岭抖动嘶鸣的鹰的羽毛,我不相信


  冻僵的黑乌鸦,不能


  被白色喊醒我决不停下来彷徨,迷惘,张望


  也不颤栗着等待在这薄暮,在这返回


  故乡的路上此时没有闪电的利斧向低垂的树枝


  无情地劈下,虽然有巨大的孤独虽然,明月不会突然降临……


  金铃子 当代诗人,籍贯重庆,家居山水之间。代表作《越人歌》。


  暮色多么沉寂


  漫天的雪花,不慌不忙地飞舞着


  轻轻地,簌簌地它把我引入了迷途我走了一段路又一段路


  就这样,一天天仿佛去向无人凭吊的荒场又仿佛去向天空,群山


  秘密内心中的被人冷淡的忠诚谷中,树林里一只垂老的黑鸦在一片隐蔽的沙丘后面


  它沉默不语或者过去的岁月,在冬天不知不觉地死去


  巨大的孤独突然降临


  我感觉到害怕如同一具没有生命的骸骨


  却战栗着等待时间的巨斧,向低垂的头颅


  劈下来。


  追问


  1 评奖是否存在猫腻?


  主办方负责人否认换奖,评选“经受得住检验”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