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评 > 正文

子宫的战争,人性的硝烟(王春林)

时间:2019-02-28 23:2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收获》书评 · 33 | 子宫的战争人性的硝烟(王春林)

2019-01-07 23:43 来源:收获 女权 /女性 /父亲

原标题:《收获》书评 · 33 | 子宫的战争人性的硝烟(王春林)

子宫的战争,人性的硝烟(王春林)

《收获》书评 · 33

   

子宫的战争,人性的硝烟(王春林)

 

盛可以长篇《息壤》刊载于2018-5《收获》

子宫的战争,人性的硝烟

——评盛可以长篇《息壤》

王春林

盛可以最近完成了自己命名的“子宫三部曲”,分别是《锦灰》《息壤》《女佣》。《锦灰》已经由台湾联经出版社出版,《女佣》将于2019年推出。第二部《息壤》原名《子宫》,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樊晓哲建议更名为《息壤》,(《收获》杂志2018年第5期同名刊发),意蕴颇深。

如果说“子宫”直截了当,本身就带有某种突出的个性化叛逆意味,那么,与中国古老的传说紧密相关的“息壤”二字,就因了其本身的象征性而拥有了更加开阔同时也更具弹性的理解与阐释空间。

所谓“息壤”,来自于中国古代大禹治水的神话传说。据《山海经·海内经》记载:“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腹生,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岛。”晋郭璞《山海经注》:“息壤者,言土自长息无限,故可以塞洪水也。”鲧是大禹的父亲,承担着治理洪水的重任。为了达到治水的目的,鲧从天帝那里偷偷地拿了息壤这样一块可以自己成长的土壤。没想到,就在鲧用息壤治水已经取得了明显效果的时候,这个秘密却被天帝发现了。恼怒异常的天帝,很快派祝融诛杀了鲧。所幸的是,鲧的儿子大禹,子承父业,不仅继续承担治水的重要使命,而且还改“堵”的方法为“疏”,最终完成了治水的神圣使命。毫无疑问,以“息壤”取代“子宫”,正因为“息壤”是一块可以自己无限生长的土壤。很大程度上,“息壤”的自我无限生长,非常类似于子宫可以不断地繁殖孕育生命的功能。

子宫是女性独有之器官,是《息壤》的聚焦中心。从标题可以猜想,其中必有身为女性作家关于女性生存境遇的思考与表达,作家所欲表达的丰富深刻的思想,潜藏在生动曲折的故事情节之中,以一种形象化的方式表现出来。小说以子宫为切入点,通过湖南益阳初氏家族四代女性的故事,思考女性权利及女性命运。

初氏家族的四代女性分别是,第一代祖母戚念慈,第二代母亲吴爱香,第三代长女初云、次女初月、三女初冰、四女初雪、小女初玉,第四代初秀。作家的书写重心落在第三代的初氏五姐妹身上。关于她们五姐妹,作家曾经巧妙地借助于奶奶戚念慈的角度给出过相应的评价:“戚念慈又聊到初月,十年前的那壶开水既然已经浇到她的头上,不能改变事实,那就努力给他说门好亲,多配嫁妆,初月心地善,会有好命。接下来她又将其他几个丫头评说一番,比如说初云慢性子,初冰有心计,初雪胆子大,初玉天赋高。”以我愚见,小说开始不久盛可以的这段叙事话语,其实带有非常突出的预叙意味。很大程度上,盛可以的如此一种设定,可以让我们联想到曹雪芹《红楼梦》中的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那一回。如果说曹雪芹主要是借助于贾宝玉睡梦中在太虚幻境看到的那些个判词来完成一种预叙工作的话,那么,盛可以很显然也就是在借助于不仅心机极深而且洞察力同样惊人的戚念慈,在巧妙揭示几位女性性格特征的同时,也在预言着她们未来可能的一种命运遭际。

首先,是长期鼎力支撑着初家生活的长女初云。很大程度上,初云命运的不幸,取决于她嫁给了那个除了阉鸡之外可以说一无是处的男人阎真清。由于阎真清精神上过于依赖母亲的缘故,初云可以说一直处于被严重忽略的状态之中。事实上,也正因为她长期缺乏正常夫妻情感的慰藉,所以才会一度鬼迷心窍地执意跑到北京去找小妹初玉,要做输卵管复通术:“她摘掉花枝上的黄叶,像评价盆中植物似的努力压低嗓门,音调平平地说,‘我想跟另一个男人生孩子。我想这么做。’”初云的决定遭到业已在北京生活多年,已然接受了诸多现代生活观念的小妹初玉的坚决反对: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