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评 > 正文

一地狼藉的团圆饭以及萍水相逢的温情

时间:2019-02-27 20:0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哈哈

深港书评深度访谈

1


张怡微

一地狼藉的团圆饭以及萍水相逢的温情


一地狼藉的团圆饭以及萍水相逢的温情

“奖项猎人”张怡微


青年作家张怡微,被人称为“奖项猎人”,因为她的才华与勤奋,已斩获两岸文学众多奖项。比起奖项的可贵,在张怡微作品中的文字之美与诸多意象更是难能可贵。她把汉字的美放置到家族纠葛的复杂人情关系上,却能在字里行间中读出尊严与优雅。


“家族试验”的写作,不仅让张怡微把视线投放在人情冷暖的细民之中,也让她对社会与伦理的观察变得更加开阔。张怡微在接受我们的访谈时提到家庭成员一起吃饭的问题,简简单单的一顿饭,可以在各种情绪与心思中变得一片狼藉。可见,吃饭既是个体的小事,也是家族伦理的大事。张怡微简洁又克制的叙述,仿佛一位举重若轻的老练的作家。她在解释“家族试验”的写作时,将其概括为“聚散有时,留连无计”。


擅于观察又细腻的张怡微,其文怡然,从微小之事中发现精华。而立之年的她文静也开朗,就像名字中的“怡”那样,是令人心悦的女子。唯一不同的就是她“作家”的身份,她带来了沉思和作品,还有生活里的意象之美。



对话

张怡微





提及“80后”一代作家,人们的眼光似乎总是会被最具争议性和代表性的韩寒、郭敬明所吸引,而对于同样“受惠”于那个时代的新概念作文大赛、显声于《萌芽》杂志,并从此崭露头角的张怡微来说,她的写作与成名之路似乎更低调而稳实。


从上海复旦大学的学士到硕士,后又成长为台湾政治大学的博士,张怡微一路经受着文学教育的滋养,曾跟随王安忆等名师学习写作,一度用勤勉的创作侍奉自己的文学之梦与生活。而从2004年第六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开始,到时报文学奖、联合报文学奖、香港青年文学奖,1987年出生的张怡微所获奖项遍及两岸三地,甚至一度被称为“奖项猎人”。


一地狼藉的团圆饭以及萍水相逢的温情

2016年,张怡微与其博导在台湾政治大学


岁月悠悠有如车轮辗过,恍然间,这个在许多人眼里还贴着少年成名标签的女孩,也已步入了而立之年。无论是曾经的青春文学,还是张怡微后来所热衷和书写的“世情小说”,她的文字里总有一股“老成之气”,一种对于冷暖人情和伦理世情的描绘与钩沉。与许多“80后”作家惯常的私人化写作不同,张怡微的写作总是探寻城市的历史深处。祖父辈的生存状态,城市空间里的人情世事、人心变迁成为她冷眼观察的对象,而时间上的回忆和追溯也让她的作品增加了厚度和深度。


近些年,张怡微更是开启了一个关于“家族试验”的写作,探索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以一家人的方式生活在一起的故事,从海豚出版社的《试验》,印刻出版社的《哀眠》,到今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长篇小说《细民盛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短篇小说集《樱桃青衣》,现代人及家庭的伤痛与宽容、失落与满足、记忆与遗忘,都在她笔下缓缓流露。借着访谈,我们得以走入这位青年作家细腻的文学世界。



一地狼藉的团圆饭以及萍水相逢的温情



张怡微:

写小说是一种经验的魔术


Q | 罗婉   A | 张怡微


1

谈老师

王安忆的教导是很严格的写实训练

 

一地狼藉的团圆饭以及萍水相逢的温情



Q

你在大三时就开始在传统文学杂志上发表作品,之后的写作也渐渐告别青春题材,但在很多人印象中,你可能还是当年刚获奖不久的那个小女孩,你介意别人称你为青春文学作家吗?


A:完全不介意呀,《樱桃青衣》这本书里一半的小说都是在《萌芽》发表的。年轻的时候热爱写作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五四文学很青春,伤痕文学也是书写青春。现在别人问我简历上写“作家”可以吗,我都说加一个“青年”可以吗?我觉得挺高兴的,对于别人觉得我还很青春这件事(笑)。


一地狼藉的团圆饭以及萍水相逢的温情

《樱桃青衣》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7年7月



Q

台湾求学时你靠着自己写作的稿费、奖金养活自己,这段经历在你的许多散文里也多有提及,你是怎么看待这段时光的?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