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评 > 正文

徐自豪︱“二六”大轰炸与徐永煐的检讨

时间:2019-02-25 12:4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徐自豪︱“二六”大轰炸与徐永煐的检讨

1951年第一期《上海公安画报》

1949年5月27日,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上海解放。5月下旬,徐永煐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外侨事务处副处长,次年2月初调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参事室副主任、代理主任(徐庆来《徐永煐纪年》,中央文献出版社,218页)在此期间,上海遭遇了震惊全国的“二六”大轰炸。因为当晚放行了一份电厂向美国总公司报告轰炸损失的电讯,徐永煐还为此作了深刻的检讨。

徐自豪︱“二六”大轰炸与徐永煐的检讨

徐永煐手稿《放行报告轰炸损失的电讯的检讨》

上世纪四十年代末,败退台湾的国民党仍不甘心,转而使用舰艇封锁大陆海岸线,使用飞机袭扰大陆重要城市。从1949年6月起的一年间,上海遭到敌机侵扰多达七十余次(《关于“二·六”轰炸前后本市人防工作情况资料》,1962年,上海市人防办档案)。1950年初,蒋介石在台北草山召开军事会议,通过了对上海的发电厂、自来水厂、码头、仓库、船只、车站、铁路、桥梁等重要设施进行广泛轰炸的决定(《上海军事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4年,486页),试图通过全面破坏上海的重要设施,来造成这座大都市经济和生活的瘫痪(杜江彩,《1950年上海“二六”轰炸研究》,东华大学历史系2013年硕士学位论文)

1950年2月6日,国民党空军出动轰炸机十四架、战斗机三架对上海实施轰炸,在一个半小时内投下五百磅炸弹六七十枚,炸毁房屋两千余间,炸死炸伤市民一千四百多人(《关于“二·六”轰炸前后本市人防工作情况资料》,1962年,上海市人防办档案)。这就是著名的“二六”大轰炸,堪称上海现代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徐自豪︱“二六”大轰炸与徐永煐的检讨

1951年第一期《上海公安画报》

此次空袭中,上海五所发电厂(美商上海电力公司杨树浦发电厂、闸北水电公司、南市华商电气公司、卢家湾法商电车公司、浦东电气公司)均成为国民党飞机的主要轰炸目标,其中当时上海最大的发电厂——杨树浦发电厂损失最为惨重,十枚重磅炸弹直接命中厂区。主要发电设备中,四台循环水泵、四台锅炉、一台透平发电机、四条输煤皮带严重损毁,九台锅炉、四台透平发电机部分损毁;职工伤亡多达五十九人。输出动力占整个上海四分之三(数据来源于徐永煐检讨)的杨树浦发电厂,在轰炸的瞬间发电负荷骤降为零,所有电力设施停止了运转。突如其来的灾难导致市区工厂几乎全部停产,绝大多数街区失去电力供应,自来水供应困难,交通秩序混乱,城市陷入一片恐慌(刘统,《1950年中苏联合上海防空保卫战》,《中国当代史研究》第一辑,163页)

徐自豪︱“二六”大轰炸与徐永煐的检讨

徐自豪︱“二六”大轰炸与徐永煐的检讨

轰炸后的杨树浦发电厂(图片来自网络)

轰炸过后,徐永煐立即来到上海电力公司杨树浦发电厂查看损失情况。电力公司的业务经理汪经镕告诉徐永煐,要打电报给美国总公司呼吁阻止再炸。离开电厂后徐永煐马上与上海市市委、公用局有关人员一起商谈轰炸之后的善后、治安等问题。

傍晚时分,徐永煐回到外侨事务处,和上海军管会外侨事务处处长黄华提及汪经镕电报的事情,黄华说国际电台已把电报送来,请外事处确认是否需要扣发。徐永煐向黄华确认了电报内容,与汪经镕所说的完全一致。忙碌了一天的徐永煐认为,杨树浦电厂被炸的消息,可以向外界披露国民党的罪行,因此没有必要扣发。黄华同意了这个判断,随后通知国际电台发出电报(上海真如国际电台是当时唯一由国家经营的国际通信机构,使我国与世界各大城市直接或间接通报通话)。

深夜到家后,徐永煐躺在床上仍在回想那份放行的电报,下午未及确认原文,而且电厂方面使用的是明码无线电报,如果报告内容不只有电厂被炸,还报告了具体损失情况,岂不是成了国民党最好的情报材料?由于是明码电报,对方甚至能够马上收听到具体内容,更可怕的是,如果据此信息修正轰炸计划,国民党方面可能会考虑阻止电厂的修复工作或采取进一步的摧毁行动,那么电厂还将遭受更大的损失。次日一早,徐永煐马上向黄华再次询问电报内容,了解到其中开列了杨树浦电厂被损坏的锅炉、透平发电机的情况。徐永煐感到,昨晚自己放行这份电报,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徐永煐心情沉重地自我批评道: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