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评 > 正文

柯卫东︱读《签名本丛考》

时间:2019-02-25 12:3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柯卫东︱读《签名本丛考》

《签名本丛考》,陈子善著,海豚出版社2017年5月出版,231页,65.00元

几个月前,得读陈子善先生新书《签名本丛考》。书的序言中说:“我认为研究签名本的意义是多方面的,‘从签名本中可以考察作者的文坛交往,以至了解作者的著书缘起’,也可能会提供进一步研究作品的线索和鲜为人知的史料。”所以子善先生写这本书的着眼点,是在于现代文学研究和史料的钩沉。

然而一册书个人可能有不同的读法。近来偶然翻看以前买的一册《今水经》(光绪崇文书局刻本),这是黄宗羲的著作,他在序言中说,古人写书都是有目的的,大者治天下,小者民用,没有空言。从前郭璞写的《水经》有许多错误,所以他重作一部。这原本没什么,但他认为郦道元的注为流连词章没有意义,这就代表了传统的著书和读书观点。我读书有限,在旧知识分子中,仅知王国维反对这种观点,在早期研究欧洲哲学和教育的《静安文集》中,他反对完全功利地读书,认为文学、哲学、美育超过功利,培养人的精神世界,更为重要,国人的精神养成最缺少的就是这方面的教育。所以我以为可以功利地去读书,也可以纯粹为了愉快去阅读,而后者才是读书的本意。这本《签名本丛考》,在我看来并不是一册谈史料的枯燥之书,而是有意思的随笔,这也是我喜欢这本书的原因。

子善先生的这本书,所涉及的是新文学的部分,他是这方面的研究专家,所以写的时候可以游刃有余,即所谓烹小鲜也,这也是这本书的阅读价值不同于同类书的部分。另外一方面,他所写的这些珍贵的旧版书,并不是来自于图书馆,而是自己辛苦搜集来的,如书中所说,其中有师友的馈赠,但更多的是从旧书店和书摊买回,以及拍卖竞价所得,笔下流露出爱书的情怀,当是很自然的事。我读知堂老人的文章,见他也时常评论书本的纸张美恶、刻工好坏,也曾买一册绝版原本的《东京散策记》,虽然他已有两册丛书本。可见读书成癖的人(知堂说他可以拿一册语法书,愉快地消磨一个假期),可能多少终会喜欢上书本身。

书里所收的,多数是民国的初版本和当时的签赠,很让人羡慕。初版书一般都是经作者手订,有他的想法、情感在里面,很不同于后来别人编排的版本,还可能保留独有的信息。这样的旧版若再留下手迹,就仿佛成为作者的一部分。我收集旧版书也并不是都想读一遍,更多时候就是一点情怀而已,所以如果是名作者,特别是自己喜欢的作者,获得他的旧版签名本,在我是一件感到愉快的事。

书中的第一册,是周作人签赠林语堂的《陀螺》,经考证这本书是林氏1936年离开上海去美国,寄存在商务印书馆的十大箱书之一,经过六十余年,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散出。周作人的日记中有送书的记载,而据作者言,同样的书还存一册签赠章川岛的。这是最有意思的部分,使得这本书有了自己的历史。我喜欢读周作人的书,热衷搜购其旧版,得到他手签的书也曾有几次机会,但至今尚无一册。

卞之琳的《三秋草》看了也觉得感慨,虽然基本没怎么读过新诗。这本诗集是沈从文帮他印成的,只印了三百册,流传稀少。作者在海王邨买到的时候,架上有全新的十几册,那时卞之琳先生还健在,所以请他在书上题的字。印数很少的书忽然成批出现在旧书店的架上,我也遇见过几次,都是自印性质的书。在海王邨的中国书店见过十几册《雾净集》(新旧诗合集,作者夏宇众曾任北平师范大学国文系教授),在天津古籍书店见到有十几册查显琳的诗集《上元月》,从中挑选了一册有护封的精装本;俞平伯自印的《遥夜闺思引》和《遥夜闺思引跋语》,为藏书者所熟知,当年流出的时候也是几十册出现在报国寺和潘家园地摊。但是时过境迁,后来再想买就不容易了。前年在网络看见拍卖一册《三秋草》(毛边佳本),被一店主五千元买走,而后在自己的店里标售一万二千,原也想或咬牙买之,但终归是心疼钱,后来再翻看时竟已经“售罄”了。

《申酉小唱》(陆志韦著,1933年自印本),此前没见过。文中所引季羡林的评论也是第一次知道。陆志韦的旧版书我有一册《渡河》,他在《诗》刊(最早的新诗刊物,我存三册)发表不少作品,是最早写新诗的之一。这册《申酉小唱》是沈从文代他签赠孙大雨的,署为“甲辰代赠”。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