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评 > 正文

记柳立言先生对我谈学术评论

时间:2019-02-25 06:1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柳立言先生在宋代政治、社会、法律与家庭等领域成果卓著,近年来连续发表了两篇研究心得的总结(《宋代法律史研究之史料结构与问题分析》,《法制史研究》第27期,2015年;《第十八层地狱的声音:宗教与宋代法律史研究法》,《中西法律传统》第11期,2016年),意在分享自己的经验,向后学展示一些“史有定法”的运思路径,可谓惠泽史林。

他向来以“老吏断狱”、“眼毒手辣”著称学界,见刊的商榷文章和学术书评多能切中肯綮,读来令人心折。如果正面立论的学术论文可以参照上述两文所归纳的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来分解问题、谋篇布局、抓取史料信息、建构论证逻辑等,那么对于以书评为代表的评论文字的撰作,他是否也有一些独得之见可以分享?回首三十年来的“酷评”生涯,他自己又有什么样的体会?

2018年11月7日,柳先生在发给我的邮件中言道,退休之后将“不学不术,从此不涉足学界”。而据我所知,在退休前,他需要完成专著《人鬼之间——宋代对巫术的审判》与集体成果《五代在碑志》第一、二册的审校或定稿,已无暇旁顾,所以我擅自做主,从近十年他发给我的千余封邮件中辑出指导我撰写学术评论的相关内容,汇集成一文,或许对关心柳先生学术批评旨趣与宋代研究方法的学人不无裨益。

需要说明的是,凡是没有在行文中直接交代通信时间的,都在引文之后以括号的方式予以说明;部分因省略上下文语境而难明具体所指之处,皆在其后加“赵注”;此外,通信闲聊的文字未必严格讲求文法,有时也有一些文字的省略,故必要时用〔 〕对内容加以补缀。

一、Why:学术评论的目的

书面的学术评论至少包括书评、研讨会评议、匿名审查、学术史综述以及专门的商榷文章等,形式多元,但其撰作的目的基本相同。

柳先生于2016年11月7日群发邮件给宋史座谈会的同仁,提出创新形式的三点意见,其中第三点如下:

3座谈会:日后以讨论海外学人的著作为主,由学生(老师次之)挑选重要的专书或论文,先进行类似博硕论文的二手资料回顾,然后提交座谈会接受批评,事后最好有老师盯着写,希望发表为书评或研究讨论,好处有四:

3.1 理性治学:养成评论,尤其是被人批评的习惯——只看道理之有无,不问其他。

3.2 训练学生。

3.3 师生一起预流:纵不研究,也知究竟。谨附〔金盆〕洗手书评一份(指的是《评Sukhee Lee, Negotiated Power:The State, Elites, and Local Governance in Twelfth-to Fourteenth-Century China》,《中国文化研究所学报》第62期,2016年——赵注)。

3.4 使海外知道台湾有人也有能力盯着:继承杨联陞。

记柳立言先生对我谈学术评论

2016年5月15日,在台师大历史系举办的第196次宋史座谈会。前排就坐者,从左至右分别是:刘静贞、梁庚尧、王德毅、黄宽重、柳立言、韩桂华。

四点好处可划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对于评论者而言,评论的目的有三:养成评论的习惯并习惯被评论;进行学术训练;彰显个人以及所属学术群体的鉴别能力。

在柳先生看来,即使是论文本身,也是一种学术评论。如在我们讨论如何利用《宋史·刑法志》时,他谈道:“刑法志有两层,一层是史料,另一层是宋史撰者的史观,后者多少影响前者的取舍,但正如我们研究宋史某问题,我们的史观也会影响史料的取舍,但第三者还是可以利用我们取舍之后的史料重新研究该问题,并根据更多的史料指出我们的对错,即所谓文评或书评。您怀着写书评的态度研究宋史刑法志便行了,不外是:1.先行指出作者所留意的法律问题有哪些;2.然后用自己的史观和史识,指出这些问题是否全面及其答案是否充足;3.最后也是根据自己的史观和史识,指出要如何修改和补充,才能得出更美好的宋代刑法志。这三板斧,也就是书评的格套(宋代的格和式),算不算方法先行”(2016.10.8)。

第二,对于阅读者而言,评论的目的有三:养成评论的习惯并习惯被评论;扩大视野(“预流”);了解某个学术群体的鉴别能力。

2018年6月15日,柳先生在宽慰读书班的同学不必为宋史座谈会报告将受到批评而担心时,特意写了以下邮件,申述应如何阅读学术评论:

问:没有评论就没有进步,但评论有很多,应阅读哪些才能有较大的收益?

答:1.对名家的评论,2.对重要议题的评论。理由:

1.学习不要怕犯错,更不要硬拗,因为连名家都会犯“常识性错误”。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