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评 > 正文

把每一个朴素的日子都过成良辰|书评

时间:2019-02-23 16:5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把每一个朴素的日子都过成良辰

晏屏 / 九州出版社 / 2015

2015年刚过,我老婆那个每月都来访的老朋友突然就失踪了。又过了一个月,鲜红的两道杠表明她已经晋级,从此,她就开始了十个月的皇后生活。

虽说是皇后,但绝不轻松。现代人孕育下一代要比老一辈人慌张得多,这是因为现代人的生活本身就比老一辈人更慌张,担心业绩下滑担心股票下跌担心物价上涨担心职位停滞,但似乎每一项担心都不是杞人忧天。而要晋升为父母的年轻人,他们的压力就更大:生活本身不易,养个孩子不易,更怕孩子长大了生活不易。我身边不少初为人父母的都想左手省出孩子的襁褓钱右手赚出孩子的楼房钱,一个个都累成了狗。

我不想这样,一来我相信我的孩子将来有赚钱的能力,二来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但宝宝的到来还是让我压力倍增——老婆无法工作了,收入就减少了;同时有了宝宝,就增加了开支。“开流节源”,没压力是不可能的,最严重的时候每天夜里睡不着都在计算收支。

但这种压力又不能传给老婆,不仅不能传给她,还要让她心情愉悦。老婆愉悦了,宝宝也就愉悦,也就能在娘胎里培养出一个乐天的性格。对此老婆也深以为然,她问我保持心情愉悦有没有什么法宝,我按照孔明先生的逻辑告诉她:“少接触负能量的家伙,多和快乐幸福的人在一起。”

老婆说:“那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多去看看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是公认的幸福快乐的人。二位老人都八十多岁了,一直相濡以沫生活在乡下,二老的身体都非常硬朗,没事种种菜、养养鸡、吵吵架。还时不时地向城里这几家输送一些新鲜果蔬和笨鸡蛋。身健之外,他们也心宽,能够让他们往心里去的事只有三件:谁要生小孩、谁在闹离婚、谁生病了,其他的诸如谁升职谁加薪他们根本不闻不问不在乎。老婆怀孕以后,每到周末,我们都尽量开车去爷爷奶奶那里待两天,和他们在一起特别放松,在他们的小园子里溜达溜达也格外惬意。

我们都觉得爷爷奶奶已经修成了老神仙。但二位老人毕竟年纪大了,我父亲和叔叔以及我们都劝他们搬到城市里来,便于照顾。但奶奶执意不肯,她的理由是:“楼里不接地气,时间长了非憋死不可。”奶奶坚持,我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问奶奶:“儿孙都在城里,就你们两个人在乡下,不憋屈吗?”

奶奶说:“你们不是常来嘛,有啥寂寞的?再说,你看看这白菜,今天是一个样,明天又是一个样,每天都不一样,今天有今天要干的活,明天有明天的收成,每天都有事做,一年四季都有事;不像在城里,一年四季在楼房里一蹲,啥事没有,那才是憋屈哪!”

奶奶的话让我想起最近看的一本书,书名叫《把每一个朴素的日子都过成良辰》。这一点,爷爷奶奶已经做到了。巧的是,那本书的主角也是“奶奶”,作者的奶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被儿孙绑架到了深圳,后来又在光天化日之下毅然返回乡下老家南溪。书的作者叫晏屏。据介绍,这是作者诸多笔名之中的一个。我觉得以这本书语言之纯熟、风格之鲜明,作者一定还有别的更为人所知的名字。不过不管作者名字是不是真的,书中写的却是真人真事真地方,只是就像作者用了笔名一样,作者本着“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心态,把故乡的本名隐去,化为南溪。我对作者这样的处理深以为然,因为作者把南溪这个地方写得让人神往,如果用了真名,读者很可能会慕名而去,这个世外桃源就会被开放进而被开发,最后则会失去它的宁静和美好。

回到南溪的老人就像回到了战场的将军,带着自己的孙女在田间地头和厨房里做着各种采摘和劳作——就像我的爷爷在他的菜园,我奶奶在她的厨房一样;而陪同奶奶回到老家的晏屏也通过和大自然的亲密接触,渐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定位,懂得了幸福的真谛。

奶奶把四季看得非常重要,而晏屏的书也是以四季为结构的。晏屏用清新自然而又幽默风趣的笔触描摹了南溪“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其中的主线则是“吃”,书里有将近一半的篇幅和吃有关,其娴熟的笔法不亚于《舌尖上的中国》,每每读来都让人垂涎欲滴,艳羡不已。其实乡村里最让人羡慕的就是吃,人们可以采摘最新鲜的食材,用最简朴的方法去烹制,然后以最原始的方式去享受。作者写了诸如“性感的火腿”、“野蛮生长的板鸭”、“十二层瓦罐蒸汤”、“姿态从容的豆腐”等一系列美食。这些东西食材新鲜、原始,做法也比较新奇,每每让人惊喜。但是最打动我的,是作者笔下那碗香气四溢、凝若膏脂“骄傲的白粥”,这碗粥的食材和制作原料并没有特别的要求,唯一的要求则是作者的奶奶提出的“要搅一百下方能称为粥”,而“要搅一百下”的这个时间和精力则恰恰是我们所不能至少是不愿投入的。作者说:“在烹饪的手段里,唯有‘熬’是与‘粥’搭配的最妥帖的字眼,不疾不徐、不急不躁,一锅的白粥下流动着岁月的清寡和静默。”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