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论 > 正文

马识途兄弟百年传奇人生

时间:2019-02-27 07:25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原标题:马识途兄弟百年传奇人生

马识途兄弟百年传奇人生

103岁的马士弘侃侃而谈。

年过百岁的马识途仍坚持创作。

年过百岁的马识途仍坚持创作。

深圳晚报特约撰稿 韩金祥

上世纪初叶,重庆忠县涂井乡有一户马姓人家,三子名叫马士弘,老五马识途。对于弟弟马识途,很多老读者熟悉他的《夜谭十记》,年轻人则从电影《让子弹飞》知道了这位老作家。其实,这个故事还是哥哥马士弘亲眼所见。

如今一个世纪过去,马士弘已103岁、马识途也过了100岁生日,这对见证了百年中国历史的亲兄弟,2014年火热的夏天,又绽放出让人惊叹的生命与智慧火花,出版了各自的百年“观感”——《百岁追忆》和《百岁拾忆》。

笔者怀着崇敬心情,飞赴四川成都,在马识途家与两位精神矍铄的百岁老人聊起了他们殊途同归的传奇人生。

从马千毅马千木到马士弘马识途

故事还是从两位老人的名字说起。一个“士”、一个“识”,颇能代表两位老人的人生特质——职业军人和职业革命家。

马士弘直言自己是一名职业军人,当初父亲给他起名叫马千毅。马士弘这个名字是他小学老师给起的,因为《论语》上有“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他觉得很适合自己。就一直把这个名字珍藏着。

1934年,在北京上大学的马士弘耳闻目睹了日军侵华后,决定投笔从戎,成为了黄埔军校第11期的学员。1937年从黄埔毕业后,马士弘加入了当时由陈诚率领的第十五集团军,此后担任陈诚的警卫团团长达10年。其间,马士弘参加了淞沪会战、常德会战、长江石碑要塞保卫战等众多知名战役,始终奋战在抗日第一线。

在1943年的常德会战后期,时任副团长兼营长的马士弘,得知日军将500多名中国妇女秘密关押在一处寺庙。马士弘带着百名战友,冒着踏入陷阱的危险和顶着上级的压力冲进寺庙,将这批妇女成功解救。在石碑要塞保卫战中,日军的子弹擦着马士弘的额头飞过,“当时一摸全是血,旁边的副官为了保护他,下巴中枪,当场牺牲了。”受伤的马士弘此时考虑到前方战事,只做了简单包扎后就立马赶回前线。而那颗子弹,也在马士弘的额头上留下了永远的伤痕。“战士军前半死生……孤城落日斗兵稀”,在无数次战斗中他经历了各种险情。直到1949年,身为国民党少将师长的他,放弃率先遣队去台湾的机会,在成都率部起义。尤其是1950年1月1日,他作为联络官到成都解放军司令部报到时,出乎意料的是站在贺龙身边的竟然是身穿解放军制服的五弟马识途,真是惊喜交加啊。

与三哥相比,职业革命家马识途,作为党的地下工作者,则更富有传奇色彩。他的原名叫马千木,高中文凭上就是这个名字。16岁便负笈出峡寻求救国之道,游学于京沪宁,加了“一二·九”学生运动和抗日战争,领导了昆明“一二·一”运动,与胡绳同志一起创办了《大众报》。

记得考西南联大时,他已是有多年革命经验的地下工作者了。当时敌人正在湖北、四川各地通缉他,为了安全起见。于是他在原来的名字‘木’字上加了一撇,叫马千禾。1938年在武汉他由湖北省委组织部长钱英介绍加入共产党。入党的时候,他把名字改成马识途,表示自己终于确定了人生的道路,名字的转变跟他的革命生涯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自然也借用了“老马识途”的寓意。

入党后,完成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给周恩来寻找一位可靠的司机。此后,他先后担任支部书记、县委书记、特委书记等职务,后来领导了川西和西康的大片地下党组织。由此敌人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他成为主要打击的对象。尤其是他负责省级地下工作后,敌人更是想千方百计抓捕他。所以他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考验。这其中不乏他与三哥马士弘之间的感人故事。

兄弟情深殊途同归

“我和三哥(马士弘)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深厚。直到1933年,我们两个才因为选择了不同的救国道路而分开。他主张军事救国,走进了黄埔。我信奉实业救国,选择了学工。虽然我们两人选择的路不同,但最后是殊途同归。”马识途说,“分开后的10多年,我们偶有见面。特别是三哥利用他的特殊身份,几次掩护我脱险的事,至今仍历历在目。”

谈及往事,马士弘记忆犹新地告诉我们,“1935年,五弟在扬州中学读书时,因为宣传抗日,被抓进了监狱。我闻讯后从江苏丹阳赶到扬州,在当地军校同学的帮助下,把五弟救了出来。1936年,五弟考上了中央大学,恰逢我生病住进了南京的医院,五弟每天下课就到医院服侍照料,直到痊愈。”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