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论 > 正文

于春龙:与“书”有缘(图)

时间:2019-02-26 17:1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于春龙,1972年出生,1990年毕业于天津师范学校,同年在于堡小学任教,2002年调入津门小学。2008年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书法本科班。现为天津市书法家协会会员,东丽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天津市社会艺术水平考级中心书法考官。多年来,曾荣获东丽区优秀教师称号,多次获得全国、市、区各级书法比赛优秀辅导教师称号。书法多次入展市、区各类展览并获奖,作品曾在《书法导报》、《青少年书法》、《天津教育报》等多家报纸期刊刊登。2011年参加了天津市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邀请展、天津市工会职工书画摄影展。
与于春龙接触,最深的感触他是个不善言谈却乐于帮助人、成作人的好人!品读他的博客,他又是个充斥着浓浓书卷气的爱书人、读书人!看挂满墙壁的他与弟子们的书法作品,他又是位才华横溢的书法爱好者、甘为人梯的园丁!习书、读书、教书,贯穿了他生活的全部。他注定今生与“书”有缘!
习书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每一个人的存在似乎都有其一定的生命轨迹,像是冥冥中的安排,却又是真实鲜活的存在!那一年的新年,五六岁的于春龙,用好奇的目光看着父亲在小炕桌上,用红纸书写出一副副漂亮的春贴。这对于许多普通的农村孩子来说,似乎太司空见惯的事了,可对于于春龙来说却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新奇感。看着那一颗颗墨字在父亲的毛笔下诞生,他在心里憧憬着,什么时候也能像父亲一样写出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来!
“动机决定方向”,用于春龙自己的话讲:“就是那么一个简单的印象,就像一颗种子一样,种进了他的心里。并最终奠定了他后来与书法艺术20年的风雨历程,以至最终像熔岩一般融铸进生命。
真正把于春龙领进书法之门的第一个人是肖金铭老师,当时于春龙正在天津师范学校读书。肖老师是他的书法老师,从那时起于春龙才真正知道了,书法原来是写在宣纸上的一门艺术。也是从那天起,他第一次接触了笔、墨、纸、砚,以及一些最基本的书法基础知识,大致了解了书法艺术的传承脉络。三年的师范生活,于春龙尽情地品味着书法艺术带给他的新奇与纸与线所演绎出来的无穷变化……
师范毕业后于春龙回到家乡东丽区于堡村,成为了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乡村的文化生活是贫瘠的,孤独寂寞中因为缺少了同道的激励与师友的提携,一度使于春龙刚刚燃烧起来的书法梦要奄奄熄灭了。这期间他学过围棋、学弹过吉他……但慢慢地,随着他又开始接触到东丽区的一些书画界的同仁与前辈,他学书的梦又复燃了。尤其是2005年当他参加了师范大学与天津书协联合举办的书法专业本科班后,使他又受到了一次系统的书法艺术的洗礼。并从此使他在书道上越“陷”越深,以至于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如今,年逾不惑的于春龙,在说到自己对书法艺术追求的心情时,曾引用了王国维三境之说中的第二境来概述自己:“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他每天给自己规定的日课最少两个小时,或临帖或创作。临习范围涉及篆隶、魏碑、唐楷,而用功最勤的便是行草,行草中又以二王为宗,米芾、王铎以外兼及诸家。平时,除了学校行政工作的一大摊子活儿外,家里还有一摊子家务,但于春龙只要有闲暇便会置身在书法艺术的海洋之中徜徉。
学艺是件痛苦的事,真正是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指着墙角厚厚的足有半米高的一大摞用元素纸写就的书法习作,于春龙说这只是他不到一年的“课业”。而这二十年来其中的甘苦,又只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时一件作品反复写得不满意,会急得他恨不能给上自己两巴掌。而每当创作出一件满意的作品后,那种快乐又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真正是痛并快乐着!
学书越久,对于于春龙来说越是感到诚惶诚恐。他常挂在口头上的一句话是:“学了二十年的书法,感觉自己才刚刚入门!”这不是虚伪的谦逊,而是一个从骨子里有着严肃而炽烈的理想追求,冷静而负责思考的“书法爱好者”的肺腑之言。我于书道是个门外汉,请他讲讲为什么会有这种认识?他说,“最简单的,书法是线的艺术,怎么个摆法是有讲究的。这且不说,一根线写一年是一年的功力,写十年是十年的功力,这个骗不了人!”我方才释然,是啊也正由此,于春龙才可谓是个真正的习书者,一个真实的习书者。国学大师南怀谨曾说过一句话,有许多人一生往往只做三件事,一被骗,二骗人,三骗自己。被骗往往总是难免的,但好在能吃一堑长一智;骗人比较难,为着自己的各种各样的虚名与功利去骗别人,需要绞尽脑汁地去算计或可能获得暂时的“收益”,但长久之后被骗的一定是自己。三骗自己,这似乎最有深意,更是耐人寻味。在和于春龙的接触中让你感受最深切的便是这三点他都不占。当我问到他这些年取得的业绩时,他总是避而不谈,可每当谈到对书艺的研究时,眼睛里总是能放出光来,话语滔滔不断。他认为学书是个实在的事,他说:“黄宾虹临画一直到50岁,之后才开始自己的绘画创作。”只有能耐得住寂寞,并能心静如水地学艺者才会在艺术寻求的道路上有所成就。口号或许人人都能喊,而关键还是怎么去做。于春龙说,我很少参加一些展览,也不相信一些什么头衔类的东西,我相信的只有作品,一切都用作品来说话。
由此,我们也期待着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于春龙能一如既往地向着自己即定的目标前进,并取得更大的收获吧!
读书滋养我生命成长的源泉
“古人说做人应外圆内方。”这也是于春龙给我留下的始终印象。不事声张,低调做人,但凡事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与主张。虽刚刚年逾四十,却透露出文人的一股风骨,这一切对于春龙说,虽说有长期临池,文化浸染的原因,而多年来他始终坚持不懈地读书也是铸就这种气质的一个根源。
走进他的办公室兼书法活动室,除零乱的纸、笔、墨、砚外就是扔得哪都是的字帖与书。我侧脸看到,在靠墙的一面大书柜上散乱地堆满了历史、画论、画册、碑帖等不同领域的书,他自己说,我每年光杂志期刊就订了不少:《中国书画》、《东方艺术书法》、《书法》、《中国书法》、《美术报》、《文史知识》、《书谱》、《艺术世界》、《读者》等等。再加上偶尔零星购买的如《视觉》等类刊物,每年下来大约百余本吧。有次教育局请来某专家讲座,提到教育工作者每年至少看多少本书(包括杂志),不然就不配教书,于春龙说,“这话我赞同!”
读于春龙的博客,从那浅淡的文字中,能够传达出一股他对书的挚爱与痴迷之情。古人讲“士必先器识,而后文艺。”李叔同甚至更直接地说到:“应使艺术以人传,而勿使人以文艺传。”可见艺术作品只是思想与文化综合素养的一种外现形式。或者说,艺术只是一个人文化思想素养的组成部分,文艺作品的生命力决不仅仅体现在作者创作的功力上,他依靠着艺术者文化气质的综合支撑与纵横烘托。“做个读书人”,这是于春龙在书法之外一直告诫自己的一件事。
读书、购书对于读书人来说是粘连在一起的一件事。谈到购书中的故事,于春龙说过这样一件事:“一次在鼓楼淘书,我忽然见到一册《中国书画》杂志。记得2004年和几位书友曾在泰达图书馆见过这本杂志,当时刊登的是徐渭专题,曾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当时98元一册的定价,还是令人难以接受的。这次在鼓楼忽然见到这套杂志,便再也不忍释卷了。一下子把店里能找到的十来本包括过期的杂志全部买了下来。回到家里,越看越爱,就想凑齐完整的一套。媳妇看我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觉得我有些异常,便问是怎么回事。于是我为难地说出了自己的心愿。因为这套杂志太好了,可也是太贵了,一套下来要花掉4000元左右,自己也是舍不得。媳妇说,既然这么好,买就买吧。我听了以后,真是又感动又兴奋……”这或许也是读书中的一件趣事吧!多年来,于春龙常常奔波于图书大厦、烟台道古籍书店还有鼓楼的几家旧书店之间,因为常来光顾,和许多的老板都已成了故交,所以他们一般有什么稀罕书也常会给他留着,而给他的价也是最优惠的。那时还没有买车,所以买了一大抱的书籍或是材料,自己还得挤公交车回来,其中甘苦,回忆起来也确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读书人爱书的感情总是光怪陆离,古人就有“书中自有黄金屋,自有颜如玉”的比拟。而于春龙将自己的爱书之情竟然比作了初恋,真是让人读之笑其痴,却又赞其真!他说:“……大概有一年前吧,经朋友介绍开始在网上买书,从一开始的质疑,到接受,到痴迷……每个单子定下之后,仿佛和挚友定了一个约会,那一份喜悦和期待,无从表达。一册也好,几本也好,往往是众里寻他千百度才能找到。单子下过,心里便常常计算着它已经到了哪里?有如我十几岁时暗恋一个我心仪女生的情形……”
读书有时能给人传达一种激愤昂扬的力量!去年,市群艺馆举办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书法邀请展,于春龙作为东丽区四名被邀者之一参加了这次活动。当时他正愁于无主题可写,偏巧在查阅一本资料时发现了辛亥革命元勋黄兴写过的一首词,那首词真正是恰如其分地体现了当年革命志士们为推翻满清政府的腐败统治舍生忘死、前赴后继的革命英雄气慨。尤其是词的最后一句“不道珠江行役苦,只忧博浪锥难铸”更是深深地打动了于春龙。于是他连夜奋笔疾书,将当年革命将士的豪情灌注于笔端,一气呵成了一幅草书作品。后来,于春龙说,“那幅作品可以说是我近年来最为满意的一幅作品吧!”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书之于于春龙就像是相守一生的恋人一般,耳鬓厮磨、忠诚相守、炽烈相爱,并祈愿在有生之年能携书到白头!而我们也希望他能真正做一个读书人,将读书与人生,读书与习书融合在一起!
教书以自己一技之长奉献社会
作为一名小学教师,教书育人是安身立命之本。谈到对未来的展望时,于春龙说,“潜心书道,安心育人,这是我未来要坚持的两条道。”任教之初,在地处偏远的于堡村,于春龙教的是数学,可在主课之外他还是抽出自己的全部业余时间在学校里组成了一个课外书法辅导班。不计报酬与回报,默默地用自己的毛笔去感染每一个孩子。后来工作调动到津门小学,主动向校领导提议开展书法特色教学的想法,谁知他和领导的心意竟一拍即合。校领导将他单独选了出来负责全校的书法课教学,随后他又组建了课外辅导小组。针对全区的孩子学画难、考级难的特点,于春龙又主动和市群艺馆取得联系,将东丽区的书法考级培训部设在了津门小学,这是其它区县所没有的。在一次全区性的书法比赛中,津门小学的学生包揽了全区比赛一半以上的奖项。在多年的书法培训中,于春龙带出的学生,曾有好几名因为书法成绩优异,被市重点中学以特招生方式录取。书法艺术课已成为津门小学的特色课。
看着越来越多的孩子被书法这门古老的艺术所感染,于春龙感到无比欣慰。几个学生常常在午休的时候缠着于老师要求练习书法,只短短的时间他们的水平便得到飞速提高。一个孩子跟于老师说,发现自己自从练书法以后,学习更加专注了,原来考试的时候经常因为马虎而丢分,现在总能考满分。记得一次“六一”文艺展演中,一名学生在古筝的伴奏下,现场挥毫完成了一幅书法作品,这个节目赢得当时在场所有师生的称赞。还有一次,全国百名校长来东丽区参观交流,津门小学作为接待单位,展示了以书法为重点的艺术教育特色,给所有来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活动后,学校为每位来宾都赠送了以学生书法作品印成的精美的书法台历,来宾们更是称赞不已。盼着书法课能够走进课堂是于春龙一直以来的心愿。不过采访中于春龙说,令人高兴的是国家教委已经下发了书法课进课堂的通知,区教育局也研究了相关的举措。
授课之余,于春龙常以自己一己之长回报社会,回报家乡桑梓。去年团区委组织公益进课堂活动,于春龙便利用公休日几次自己驾车去万新街和华明街义务讲课。每次的辅导课,他都是早早地便来到课堂,并且自费为孩子们准备了一些书法用具。在华明街,上完课后他还专门留下来对那里的辅导老师进行业务指导。当团区委组织者提出要付给他一些报酬时,于春龙婉言谢绝了,“即然是公益活动,那就是义务为大伙服务……”几年来,每年于春龙都会带着自己书法辅导班的孩子们参加津门小学少先队组织的“送春”活动,义务为孤老户写春联。记得有一位老奶奶,接到孩子们书写的春联后,非常感动,连连夸赞,并执意要给孩子们一些报酬。还有的家长,表示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到津门小学来上学,为的是有机会学一手好字。在这个时候,于春龙有一种特别的幸福感与成就感。那年汶川大地震时,一天晚上,于春龙在学校值班,看着电视上关于灾区的报道,他心情很是沉重,我们是否也该做点什么?想着,他分别给教师书画团的每位老师发了短信,提议搞一场书画义卖,支援震区。在局领导的大力支持下,于春龙立刻组织人,安排书画用具,在东丽广场搭上桌便开始了义卖活动,所得善款一万五千元他们全部都捐给了灾区。人的存在不能脱离开社会,而取之于社会然后再回馈社会更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所必须做到的,于春龙便常将此任挂心怀!
古人说“己欲达而达人,己欲利而利人”虽是简单的一句话,落实起来却并不易。因为那需要有一颗济世无我的心,同时教书又是个清苦的行业,在清苦中坚持那份执着的情怀更需要的是一种心胸!
编后:作为一名普通的书法教师,工作之余令人感动的是,于春龙一直有着自己崇高而坚定的理想追求读书,写字。在他的生活中没有灰色地带,并且一直自由快乐地生活学习着。和他接触,你感觉到轻松无拘,毫无阴霾、自炫之气。那二十余载在宣纸上所书所写,俨然就是一撇一捺的一个大写的“人”字。所以他身边同道极多,惺惺相惜,互长互学。盛世无隐者,采访之余衷心希望于春龙在“书”途中阔步前进,坚守自我,艺术之树长青!
作者:石孝义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