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法名家 > 正文

外国人如何阅读王维?一起看看海外各语种诗作

时间:2019-02-27 22:0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生活于盛唐时代的王维,有一种迥异于世的潇洒与孤独。他的诗以歌咏山水田园为主,清幽绝俗,犹如一幅幅画作。在一千两百多年的历史中,王维的诗作漂洋过海,被翻译成英语、西班牙语、法语等诸多版本。

 

美国学者艾略特·温伯格,不仅是一位诗人,一位散文家,更是一位出众的翻译家和编辑——他是帕斯以及博尔赫斯的优秀英译者之一,他编辑的博尔赫斯《非小说选集》获得过美国国家图书批评家评论奖。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温伯格的中国诗歌翻译研究《观看王维的十九种方式》美国版问世。今年2月,这本书得以经由商务印书馆翻译引进。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在非中文世界的诗歌评价体系中,王维的诗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恒久流传。温伯格认为,伟大的诗歌正是在不断的变形、不断的翻译之境中活着:诗作死于穷途末路。

 

一座山,一片森林,落日和被落日所照耀着的一方苔藓,这便是王维《鹿柴》中所能呈现给我们的全部景象。美国诗人、文化评论家埃兹拉·庞德,美国著名翻译家和汉学家伯顿·沃森,墨西哥诗人、散文家奥克塔维奥·帕斯等人都曾留下这首诗歌的翻译版本。在温伯格看来,每一次翻译,都是对诗的一次重构,读者也绝非一成不变,“每一次阅读都是不同的。”

 

外国人如何阅读王维?一起看看海外各语种诗作

艾略特·温伯格(Eliot Weinberger),1949年生,美国诗人、散文家、译者,是帕斯以及博尔赫斯的优秀英译者之一。他的作品已被译成三十多种语言,作品有《理论上的作品》《小说之外》《写作反应》《命运的痕迹》《星星》《穆罕默德》《基本的事物》等。

 

用基本词汇的象形佯装能够阅读汉文

鹿柴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诗的作者是王维

(约公元700-761年)

,生时以富裕的佛家画师和书法家闻名,被后世公认是唐朝这个大师辈出时代的大诗人。这首四行诗是诗人为辋川种种风景所作二十首诗作之一。这些诗是一幅巨幅山水画创作的一部分,此类山水画正是诗人开创的。数百年来,画作一直被临摹

(翻译)

。真迹已消失,现存最早摹本来自17 世纪:历经九百年变形的王维风景。

在古汉语里,每一个字

(意符)

代表一个单音节的词。像寻常认为的那样,很少有字完全是具象式的。但有些基本词汇的确是象形的,而用这数百个字,你就可以佯装能够阅读汉文。自左向右、自上而下读,第一行第二个字明显可见是座“山”;同一行最后一字是“人”——两者都由更加明显的文字表征风格发展而来。第一行第四个字是埃兹拉·庞德

(Ezra Pound)

的最爱:他阐释为两条腿上的眼睛,也即运动之眼,“去看”的意思。第三行第五个字是两棵树,“森林”的意思。第三行第三个字,“入”,以及第四行第五个字,“上”,形象地描绘了空间关系。

外国人如何阅读王维?一起看看海外各语种诗作

埃兹拉·庞德

更典型的汉字是第四行第二个字,“照”,左上方一个太阳的图像,下面一把火,外加右上方一个纯粹的语音元素——这个字读音的关键。其余大多数字都没有值得解读的象形内容。

 

庞德凭直觉纠正错误,弗莱彻认为要“改进”原诗

 

The Form of the Deer

 

So lone seem the hills; there is no one in sight there.

But whence is the echo of voices I hear?

The rays of the sunset pierce slanting the forest,

And in their reflection green mosses appear.

——W.J.B.Fletcher, 1919

(Fletcher, Gems of Chinese Verse)

鹿巢

似乎如此的寂寞,这山;看不见有人在那里。

但我听到的人语声从何而来?

落日之光斜斜刺入森林,

而在它们的映照中,青苔显现。——W.J.B.弗莱彻,1919年

(弗莱彻,《英译唐诗选》)

 

这是埃兹拉·庞德的《华夏集》

(Cathay)

在得到普遍认可之前的典型翻译。庞德那本小书于1915年首版,收录了一些最美的英语诗歌,是基于东方学学者欧内斯特·费诺罗萨

(Ernest Fenollosa)

以及一位日本人的研究而作的,这位日本人整理的一本汉语翻译笔记为这本书提供了基本资料。庞德译本的“精确性”依旧是硬伤:虽然学究们对那些错误始终是嗤之以鼻,但叶维廉

(Wai-lim Yip)

已经向我们展示了当时对汉语尚一无所知的庞德如何凭借直觉纠正了费诺罗萨手稿中的错误。且不管其学术价值,《华夏集》,以T.S.艾略特的话说,是标志着“我们时代汉语诗的发明”。与弗莱彻以及许多其他人不同,庞德没有将原作塞进传统诗体的紧身衣中,而是萃取自己在汉语中发现的独特,开创出一种新的英诗。

“每一种力都演化为一种形式。”震颤派的安·李嬷嬷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