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法名家 > 正文

郑板桥的智能金字塔

时间:2019-02-27 06:4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有的学者把智能金字塔分成掌握知识、分析知识、应用知识三个层次,郑板桥自有见地。

掌握知识要读书,读书更要选择。他以“烧书”为例,说孔子烧过书,《诗》3000篇仅存311篇,烧得好,“存者为经”;秦始皇烧过书,但烧错了,是“烧经灭圣”。读书人虽不烧书,但要有“不烧之烧”的慧眼,因为从古到今,著书者数千百家,其间“风云雨露之辞,悖理伤道之作”不仅不该看,而且该烧。

读书背诵也要选择,重分析,掌握精髓,不要哗众取宠。他说,“读书以过目成诵为能,最是不济事”,“眼中了了,心中匆匆,方寸无多,往来应接不暇,如看场中美色,一眼即过,与我何为也。”好的章节要反复读,他说孔子读《易》至韦编三绝,东坡读《阿房宫赋》至四鼓,何况凡人?既不要以“过目成诵”炫耀,也不要做“无所不诵”“没分晓的钝汉”。他以《史记》为例,百三十篇中,以《项羽本纪》为最,而《项羽本纪》中又以巨鹿之战、鸿门之宴、垓下之会为最,“反复诵观,可欣可泣,在此数段耳。”

读书要运用智力对各种知识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加工工作,得出科学结论。他明确说,“读书要有特识,依样葫芦无有是处。”针对杜甫“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的话语说,“读书破万卷,胸中无适主。便如暴富儿,颇为用钱苦。”要驾驭知识,“诚知书中有书,书外有书,则心空明而理圆湛,岂复为古人所束缚而略无主张乎?”特别是“竖儒之言,必不可听,学者自出眼孔,自竖脊骨读书可尔。”他很善于思考,比如他曾比较杜甫和陆游的诗,仅以诗题为例,说杜甫的诗,《哀江头》、《哀王孙》是伤亡国;《新婚别》、《无家别》、《垂老别》是悲戍役;《兵车行》、《丽人行》是乱之始;《北征》、《洗兵马》是喜复国望太平。看题目“一种忧国忧民,忽悲忽喜之情”,“家庙丘墟,关山劳戍之苦宛然在目”,是“历陈时事,寓谏诤也。”而陆放翁诗最多,题最少,不过是《山居》、《村日》、《秋日》、《即事》、《遣兴》而已,陆游则是“绝口不言免罗织也。”真是破的之论。

读书是为了把知识应用于实践,应是知与行的统一。他读书目的明确,最反对“学而优则仕”,他说,“读书、中举、中进士做官此是小事,第一要明理做个好人。”他认为读书可救贫,说富贵人家延师傅教弟子,至勤至切,但学有所成者却多是出于附从主人读书的贫贱之家的子弟。结果富贵者是读不好书的,“变富贵为贫贱”,“富贵是以愚人”,相反“贫贱是以立志而浚慧”。作诗作文可以说是读书的直接目的,但只能,“学一半、撇一半,未尝全学,非不欲全,实不能全,亦不必全也”,“十分学七要抛三,各有灵苗各自探”,这样就能“以少少许,胜多多许”了,所以他虽然诗书画都有师承,却能自成一家。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