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法名家 > 正文

交流·交锋·交谊:第十届中古史青年学者联谊会

时间:2019-02-14 07:0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如果你置身第十届“中国中古史青年学者联谊会”的现场,或许会觉得有点奇怪:一群即将迈入不惑之年的学者都感叹“老了”,纷纷表示这是自己“退休”前的一次“告别演出”。在这次会议上,80后和85后被看成“两代人”,80后大都扮演的是分场讨论主持人的角色,即使有论文发表,在联谊会上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了,而会议期望关照的是即将获得博士学位或刚刚进入科研岗位的学界“新锐”。也就是说,这里的“青年学者”基本上是30岁上下的初出茅庐之辈。在某种程度上,第十届中古史青年学者联谊会就有了更新换代的意义。
十周年毕竟是一个特殊的段落,用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孙正军的话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始。”为此,这届联谊会专门设置了十周年纪念座谈,武汉大学历史学院胡鸿主持。下文对联谊会的介绍主要就来自这场座谈。中国中古史青年学者联谊会创办于2007年,在与会者眼里,这不止是一年一度的学术会议,更是一个沟通学术、交流思想、论文会友的重要平台。与众多学术会议相比,联谊会确有其不同寻常之处。首先,与会者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学术群体,朝气蓬勃,锐气十足。其次,除了第一届是中国大陆和日本两方构成的青年学者研讨会,从第二届开始,都是由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日本三方选定的优秀青年学者参会,比例基本相当,间或也有美国、韩国的学者参与。由于采取了三方互评的机制,对任何一方来说,联谊会上都是“他者的在场”;每届联谊会都是三方协商讨论的结果,因此也是“自治体的联合”(徐冲语)。第三,联谊会非常突出的一点是,会议用作讨论的时间比较充裕,这次围绕一篇论文展开的专场长达50分钟(发表15分钟,从会议情况看大都是12分钟上下;评议15分钟,一般6分钟左右;剩余时间综合讨论),有几届还设置了双评议人,为的是真正达到切磋、研讨的效果,发表人要接受与会者方方面面的“轮番轰炸”,视作一场答辩亦未尝不可。第四,据联谊会“资深”成员介绍,与会者都会把他们当时自认为重要或最新的代表作提交给大会主办方(比如魏斌的“安世高传记的形成史”、徐冲的“历史书写”、孙正军的“想象的南朝史”、游逸飞的“汉初楚国无郡论”等),评议人也会不留情面地“围而攻之”,在唇枪舌剑的批评往复中,渐渐形成了联谊会严谨、创新的会风。第五,与会者提交论文自不在话下,评议人也要把评论意见撰写成文,自第二届开始,评议还装订成册。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便于中、日学者交流,另一方面也使评议人严肃对待,在学术竞技场交锋之意油然而生。值得一提的是,联谊会于2010年创办了会刊,却不是会议论文集,而是在联谊会团队基础上的专业刊物,构筑会议之外的互动平台,目前已出至第五卷。

交流·交锋·交谊:第十届中古史青年学者联谊会

胡鸿主持座谈(本文图片由焦天然拍摄,特此致谢)
8月26—27日,第十届中古史青年学者联谊会暨“国家、区域与社会”人文学术论坛在北京大学李兆基人文学苑1号楼召开。按照联谊会的惯例,没有冗长的领导致辞和资深学者的主题报告,只有专场报告与综合讨论。这次会议共设置了7个专场,15位学者发表(中国大陆7位,中国台湾4位,日本4位)。论文集有393页,评议集有47页。从发表论文主题看,制度史、政治史与历史书写构成了本次会议的“重头戏”;从时段上看,魏晋南北朝史占据了“半壁江山”,秦汉史4篇,以唐史为中心议题的论文2篇。会议名录上有40多位学者,一半左右是在读博士生和刚刚毕业的博士。东京大学大学院人文社会系研究科博士生付晨晨担任现场口译。整个会议议程十分紧凑,评议和讨论相当热烈。
限于篇幅,本文选取其中几场略作介绍。需要说明的是,此处选取的发表和评议并不意味着某种价值判断,尽可能兼顾三方,但无论怎么选择都难逃“偏颇”之议。其实,本文的出发点,是从一个侧面介绍中古史青年学者的研究动态,尤其关注联谊会的办会机制和会议的“研讨”环节,所以并不是一个“客观”、“全面”的报道,敬请与会者、读者鉴谅。

交流·交锋·交谊:第十届中古史青年学者联谊会

会场
“农战”体制与“君—臣—民”结构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孙闻博第一个作报告,题目是《商鞅“农战”体制的确立与帝国兴衰——以“君—臣—民”政治结构的变动为中心》。这是一篇长达39页的鸿文,篇幅长,处理的议题也大。文章共分八节,这里把每节的标题抄录下来,或有助于读者了解其梗概:一、商鞅“农战”体制的肇创与“君—民”联结;二、《商君书》所见秦民群体划分与“农战之民”的出现;三、“士大夫”、“官人百吏”考辨——兼论秦对“臣—民”关系的制约;四、惠文王以降“农战”体制的调适及“资人臣”、“徕民”问题;五、吕不韦、《吕氏春秋》与“农战”体制的波动;六、“事皆决于法”、“外抚四夷”:始皇前后期政治的两次转向;七、始皇事业的继续:二世“更始”诏书与“用法益刻深”;八、以“术”辅“法”:二世后期的政治特征与帝国覆亡。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