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书法名家 > 正文

梅花老去杏花匀·宁波日报

时间:2019-02-13 18:5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二十三岁那年,郑板桥与同邑的徐氏结婚,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前一年,他才开始学画,不像多年之后,只要随手几笔兰竹,就可以换得银两。

  郑板桥写《贫士》的时候,大概是有感而发的。那诗里道:有一个贫士,生活窘迫,寒夜徘徊。忽然想到有一个好朋友,自料前去求助应不至于回绝,可是,“出门气颇壮,半道神已微”。果然,话还没出口,人家冷冷的脸色已把一切都说了。于是,“归来对妻子,局促无仪威”。好在妻子不但没有唠叨,还好言安慰,并且典当了玉簪和衣服,以解燃眉之急。此时,贫士心想,我不知何时才得富贵,到时大概妻子也老了,但就是老了,我也不能喜新厌旧,抛弃糟糠之妻啊。

  可是,郑板桥的妻子却真的等不及了,在他三十九岁那年,一病而殁。而就在第二年,郑板桥中了举人,功名在身,以后的日子肯定越过越好。郑板桥没有忘记妻子在他人生最困难时与他相濡以沫,患难与共,为他生儿育女,为他不声不响地磨墨。所以,当“忽漫泥金入破篱”时,他是又喜又悲,“何处宁亲唯哭墓,无人对镜懒窥帷”。后来,郑板桥也曾在许多诗中流露出对妻子的怀念,毕竟,他是有情之人。

  可是,有情之人,多少有些泛爱。想当年,与表妹王一姐也曾青梅竹马。那时,王一姐像个假小子,她的父母把她当男孩养。可是,两人虽小,却已通情。放学归来,郑板桥就常到王一姐处,试探她对自己的意思;而王一姐呢,也曾向郑板桥索要眉笔;可是,二十年过去,这一切都变了。遥想那时,他只要有一点不如她意,她就脸涨得通红,一副可爱的生气样子。可是,如今相会,又到哪里再去寻找她的娇痴呢?“今日重逢深院里,一种温存犹昔,添多少周旋行迹”!

  郑板桥在扬州时,曾与一个朋友喝了很多酒,“携手玉勾斜畔去,西风同哭窈娘坟。”你想,两个儒门弟子,不去尊经崇圣,却携手去哭祭唐朝的一个不从权贵投井而死的青楼女子,其亦可哀也欤?

  但是,也正是在玉勾斜,郑板桥邂逅了一段浪漫的爱情。那是二月,正是春渐暖花渐开的好时节,郑板桥想去玉勾斜看当年隋炀帝葬宫人的遗迹。走了有十里的路吧,树木茂盛,居民渐少,远远的望去,在围墙竹树间有一株文杏,很是美丽,就叩门而入,在花下徘徊。这时,有一个老妇人走出来,捧着一杯茶,请他小坐。谁知,茅亭壁间所贴的竟是板桥的词。板桥问老妇人:“认得这个人么?”老妇人答道:“听过他的名字,可是不认识这个人。”郑板桥微微一笑,说道:“这个郑板桥啊,就是我!”老妇人一时不知所措,哪有这么巧的!她连忙跑出去叫起来:“女儿快来,女儿快来,郑板桥先生就在这儿!”这个时候已日上三竿,郑板桥肚子也饿了。老妇人拿出了点心,板桥很是高兴,边吃边闲聊。等他吃好后,那女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来了。见了郑板桥,拜了两拜:“久闻大名,很喜欢读先生的词,听说有十首《道情》,能为我写下来吗?”郑板桥爽快地答应了。那女子就拿出花笺、湖笔和砚墨,纤纤素手,为板桥磨墨。板桥写毕,也意犹未尽,题了一阕《西江月》送给她。那词道——

  微雨晓风初歇,纱窗旭日才温,绣帷香梦半朦腾,窗外鹦哥未醒。

  蟹眼茶声静悄,虾须帘影清明;梅花老去杏花匀,夜夜胭脂怯冷。

  母女俩看了这一首词,笑说明白了词中之意。郑板桥问女儿家姓氏,原来姓饶,问她年纪,正好十七岁。这个是五姑娘,四个姐姐都出阁了,她留在身边服侍老人。老妇人道:“听说先生早已失偶,何不纳小女为妾,况且人也长得不算难看,又很爱慕先生。”板桥道:“我不过是一介寒士,哪能得此佳人啊?”老妇人道:“我也不要多少礼金,老来有个靠就可以了。”郑板桥就答应了,想了想说:“今年乙卯,来年丙辰,正是大比之年,后年是丁巳,如果考中进士,后年才能同来,能等我吗?”母女俩都说“能”,板桥就以所作赠词作为聘礼,订下百年之好。

  这一年,郑板桥四十三岁。

  第二年,郑板桥果然高中,留在京师。当时,他喜不自胜,作诗曰:“牡丹富贵号花王,芍药调和宰相祥。我亦终葵称进士,相随丹桂状元郎!”

  可是,那边饶氏一家却越发贫困了,母女俩典卖了花钿服饰,就连宅边五亩地的小园子也卖人了。而此时一个有钱的商人又正好看中了饶五姑娘,想出七百金买她为妾。老妇人几乎动心了,可是五姑娘不肯,她正色道:“我已与板桥先生订下盟约,怎么可以背弃他呢?七百金也有用完之时。不过一年,他一定会回来,我要等他回来娶我。”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