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人物 > 正文

当年汉简兵书出土震惊世界2000年后要让它重放光

时间:2019-02-28 15:28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3月7日,在山东博物馆,专家、学者参观汉简。
《地典》本版照片均由记者黄中明 摄
本报记者 张卫波昨日上午,在山东博物馆
会议室里,一些装在玻璃管里的竹简吸引了众人围观,这些竹简看似不起眼,却是十足的国宝,这便是举世闻名的银雀山汉墓竹简。为了进一步保护和研究这些汉简,山东博物馆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达成了合作开展“银雀山汉简保护、整理与研究”项目的意向,集合全国银雀山汉简研究
方面的专家,计划在3年内完成竹简的基
本保护和整理研究工作,形成并出版
《银雀山汉简集成》,让2000多年
前的汉简在新时代重现光芒。
银雀山汉简解决了很多谜团
说起来,银雀山汉墓竹简可是十足的宝贝。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发现被列为“新中国30年十大考古发现”之一,21世纪初又被评为“中国20世纪(100年)100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
据山东省文物局局长谢治秀介绍,银雀山汉墓竹简发现于1972年4月,由山东博物馆和临沂文物组组织发掘。近五千枚汉简写于公元前140至公元前118年(西汉文景时期至武帝初期),此外还有一些残片。汉简内容包括《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六韬》《尉缭子》《晏子》《守法守令十三篇》《元光元年历谱》《地典》等古籍及古佚书,其中尤以兵书为大宗。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馆员胡平生从事汉简研究多年,他告诉记者,银雀山汉简解决了历史上的很多谜团和纷争。“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了一个‘吴孙子’,一个‘齐孙子’,‘吴孙子’是孙武,‘齐孙子’是孙膑。但有后人认为《孙子兵法》是曹操写的,也有人说其实根本没有孙武这个人,兵法实为孙膑所著。《孙子兵法》与《孙膑兵法》的同时出土,解决了这个问题。”
另外,胡平生告诉记者,通过研究银雀山汉简,还能发现一些史书上的错误,比如说《史记》中记载齐魏桂陵之役时未提及庞涓,到十三年后的马陵之战时,才提及庞涓。但《孙膑兵法》上说孙膑擒庞涓于桂陵,与《史记》相矛盾。从已有材料看,孙膑擒庞涓确有可能在桂陵而不在马陵。
银雀山汉简奠定了古简牍研究的基础
银雀山汉简出土40多年时间,对其的研究工作从未停止,大量学者从不同学科角度对竹简进行了整理与研究,包括文献学、语言学、文字学、历史学、经济学、哲学、法律学、天文学、军事学等方面,研究成果丰富。据不完全统计,自发现至今,直接以银雀山汉简为研究对象的著作和文章近500多部(篇),文物出版社先后出版了两版《银雀山汉墓竹简》线装影印本,目前第三卷的出版工作正在筹划中。
北京大学教授李零是位古文字研究专家,他坦言正是银雀山汉简的出土才让自己走上了学术之路。“我从阅读1974年的《银雀山简报》起对汉简产生了浓厚兴趣,可以说没有银雀山汉简,就没有我们这批人的今天。”
在李零看来,银雀山汉简的出土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山东是古代思想家的摇篮,要研究思想史,没有古书不行,可是在过去,我们读的都是传世古书,不是出土发现的古书。竹简最早是20世纪初发现的,到现在才110年左右,但真正的古简牍成批出土是上世纪70年代开始的,一个是银雀山汉墓竹简,一个是马王堆汉墓帛书,这两批古书具有里程碑意义,不仅在于这些古书是成批发现,还在于古书研究的很多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是那个时候奠定的,对整个大学科是个基础性的东西。”
另外,秦汉时期正是中国文字由篆书转变为隶书的过渡时期。银雀山竹简文字虽为隶书,但仍保留了篆书风格。“这批竹简对研究中国文字发展与书法艺术,研究西汉早期隶书,提供了重要资料,澄清了历代关于西汉书体的种种猜测,填补了书法史的空白。”李零说。
保护工作
依然任重而道远
对银雀山汉简的保护,依然是个严峻问题,这也是这次合作项目的重要任务之一。此前,所有竹简都被玻璃条双面夹住放在注满蒸馏水的玻璃管内,放置在省博库房内保存,在专家看来,不对外开放,少见光、少见空气的保护状态是非常好的。
目前,对于古简牍的保护,主要有“脱水”和“不脱水”的区分,记者采访的两位专家,都主张“不脱水”,而这在当今学者中也占据上风。“我是主张不脱水保护的。在日本奈良参观时,我发现脱水效果并不是太好。脱水是用化学物质把水分从木结构或竹结构中挤出去,又用一些高分子化学物质填充进去,这样竹子、木头还跟原来外形一样,但会存在老化问题,就像塑料用品,老化了,简牍也就坏了。”胡平生说。
记者看到,在展示的汉简中,绝大多数是放在玻璃管内保存的,只有几片采用了脱水保存的方式。“不脱水保护其实也有缺点,虽然蒸馏水很干净,但外界细菌还是会进去,时间长了会长霉点,要是长在墨迹那个地方,字就没了。”
李零则认为,古简牍出土后应该立即照相,必须先保存原始的照片,脱水则是以后的工作。
上世纪70年代银雀山汉简出土时也拍摄过黑白照片,但有一些字迹的清晰程度不能达到释读要求。竹简已存放40多年,部分文字保存状态有了一些变化,因此,对银雀山汉简运用新技术手段进行信息提取也是一项迫在眉睫的任务。“近年在岳麓书院藏秦简、清华大学藏战国简、肩水金关汉简和北京大学藏汉简的整理中,采用了最新的红外线扫描技术,使许多正常摄影技术不能显现的字迹显现出来,这对竹简的定名、编联有重要的意义。对银雀山汉简正反两面进行红外线扫描或摄影,会对竹简的释文、编联有所补益,也更有利于简牍信息的完整保存。”胡平生说。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