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人物 > 正文

沈尹默书法之病在于为法所缚功力厚性情薄

时间:2019-02-25 14:4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原标题:沈尹默书法之病在于为法所缚 功力厚性情薄

简介 沈尹默 (1883-1971年)浙江吴兴人。原名君默,字中,后改名为尹默,号秋明,匏瓜、闻湖等。曾留学日本。后任教北京大学,中法大学教授,北平大学校长等职。擅长“二王”书风,晚年主持上海新书法篆刻研究会,致力书法教育,被后人尊称为现代帖学的启蒙者、开派人物。

  简介 沈尹默 (1883-1971年)浙江吴兴人。原名君默,字中,后改名为尹默,号秋明,匏瓜、闻湖等。曾留学日本。后任教北京大学,中法大学教授,北平大学校长等职。擅长“二王”书风,晚年主持上海新书法篆刻研究会,致力书法教育,被后人尊称为现代帖学的启蒙者、开派人物。

  在20世纪后半期书坛,沈尹默是一个争议颇多的人物。姜寿田指出,客观公正地评价沈尹默,不能脱离他在现代书法转型中复兴帖学的历史贡献。就对当代书史的影响而言,沈尹默无疑是一位第一流的领袖人物,亦由此成为现代帖学的开派人物。朱仁夫亦认为,沈尹默是站在现代书坛碑帖两场风暴中,重振帖学的第一人。

  ■收藏周刊 记者 程辛 实习生 苏碧雁 整理

  问诊专家

  马叙伦:现代学者、书法家

  姜寿田: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

  朱仁夫:中国书法协会会员、湖南理工学院美术系教授

  名家点评

  沈尹默在20世纪30年代书坛的崛起,打破了碑学的话语霸权,推动帖学走向复兴,并由此奠定了现代书坛碑帖并峙的基本格局。沈尹默也由此成为现代帖学的开派人物。帖学在现代的发展和重新获得书史地位,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沈尹默登高一呼的独立倡导。

  ——姜寿田

  尹默作书无论巨细皆悬腕肘,然指未运,故变化少,其论中锋仍主笔心常在画中,特以毫铺,正副齐用,故笔心仍在画中,此在云朝碑版中观之亦然,若郑文公经石峪,余终以为指亦运转,而副毫环转铺张、笔心在中,蔡伯谐生焉者,必由此出也。

  ——马叙伦

  为彻底洗刷干净俗气

  从帖入碑苦研30年

  1883年,沈尹默出生于陕西兴安府。原籍浙江吴县人。其祖父、父亲为官,亦皆好书法,幼年起便耳熏目染家风,并在其父的指点下学书,当时多临摹于黄自元《泉铭》、叶蒸田刻《耕田馆帖》,不知不觉误入甜俗习气路。后跟随家人从陕西长安迁回浙江,在杭州期间,他结识了陈独秀。陈在观看其书法后,当面指出,“你写的一首诗,诗很好,字则其俗在骨。”一个“俗在骨”里,犹如当头一棒打来,将他打醒。沈后来回忆,“我初听了,实在有些刺耳,继而细想一想,他的话很有理由,我是受过了黄自元的毒,再沾染上一点仇老(仇涞)的习气,那时,自己既不善于悬腕,又喜欢用长锋羊毫,更显得拖拖沓沓地不受看。”[1]

  而这恰恰是沈尹默书学道路的真正起点。1908年,沈痛改前非,重新学起,潜心“入碑”。这期间,他把安吴《艺舟双楫》论书部分,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能懂的地方,就照着去做。首先从指实掌虚,掌竖腕平,执笔做起,用大羊毫蘸着淡墨,临写汉碑……如是不间断者两三年,然后能悬腕作字……1913年来到北京,开始临写北碑,从《龙门二十品》入手,尤其爱写《张猛龙碑》,但着意于画平竖直,遂取《大代华岳庙碑》刻意临摹,长达三四年的时间。而后得元魏新出土碑碣,如《元显隽》、《元彦》诸志,都所爱临。他还自述道,在期间,除写信外,不常以行书应人请求,多半是写正书。这是要彻底洗刷干净以前行草所沾染上的俗气的缘故。一直写北朝碑,到了1930年,才觉得腕下有力。[2]

  功夫不负有心人。沈尹默这一下苦功,便是23年的时间。从25岁至48岁,他取法于汉魏六朝隶楷及北碑,从此打下了较为深厚的书法根基。朱仁夫评价,这时期的书风,行笔迅起急收,点画峻利,转折处多以侧锋取势,形成内圆外方,撇捺重顿;结构疏密自然,纵横倚斜,错落有致。他还分析,沈认为,要将自己书法中的俗气剔除,唯有习碑体才能矫正;否则,以帖医俗,难免会陷入更俗。[3]而沈最为审时度势,有先知远见的一面,却在于看到了明清以来,帖学衰靡,每况愈下的事实,若不注入碑学的新鲜血液,恐怕更难扭转颓废的帖学走向。朱仁夫也指出,他看到了这一时务,下了苦功夫,值得庆幸的是,坚挺地迈出了这一步,书风果然一振。

  出碑入帖又出帖,归宗“二王

  成为现代帖学的开派人物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