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人物 > 正文

中国书法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

时间:2019-02-23 11:0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今年是林散之先生诞辰110周年,不知不觉林先生已离开我们20年。前年赴川,出于对林先生崇敬,我们一行攀登上峨眉山上的金顶因为金顶上有林先生的题书。岂料重新维修后的金顶,原由林先生题写的“金顶”二字的石碑,已被移置到顶下电缆车的出口处,在导游的引领下,云雾缭绕中,我们寻觅到这块石碑。千里之遥,大有见碑生悲之感!山人的无知让我产生了一系列莫名的联想,现时的人们可能太多注重形式上的金碧辉煌了,他们不知林散之恰是中国当代书坛的一座“金顶”,他们忽略了林散之雄秀书风与峨眉风景以“雄秀”名天下的和谐统一,这种天地自然和谐的大美,才真正蕴含着时代人文精神的内在金光!

  我痛心林散之离我们的远去,因为如今的年代,书坛已难再觅荡漾于俗欲之上的具有本真气息的书法,宣纸上尘土飞扬已无创造之意趣可言。我想这正是我们今天要纪念林散之,研究林散之的意义所在。

  一、特殊年代造就了林散之,林散之的横空出世将中国书法艺术提升到一个令人惊异的高度。 

  众所周知,上世纪七十年代,经过文革十年,古老的中国正处于文艺全面复兴的新时期。以毛泽东、周恩来为首的国家政治高层在外交政策上开始松动,“乒乓外交”已成为缓和长期敌对的中美、中日关系的时髦话题,而对东瀛日本,这个有着深厚书法情结的国家,“书法外交”自然摆到了一定的议事日程。作为对日本一种民间交流的形式,1972年《人民中国》画报出版了中国书法特辑,刊登了一批中国书法家的作品,林散之的草书作品毛泽东词《清平乐·会昌》,经郭沫若、赵朴初、启功等人的审定首肯,被排在了首页。他“能代表中国”的书法,一时在日本产生很大反响并波及国内书坛。林散之由此声名大振。其实林散之被挖掘出来是很不容易的。一是他赶上了政治外交政策开始松动的变革好时期。二是他得到了既有政治声望又有高深文化素养的郭沫若、赵朴初等人“伯乐”式的认知。这些“伯乐式”的权威,如今已相继作古,难以再生。三是那个年代还没有多少市井功利,还没有官方书法组织的垄断和艺术流派的门户偏见,人们更多想到的是国家的声誉,这就自然为林散之的横空出世创造了“天时”。林散之出名时已是75岁的垂暮老人了,作为新时期文艺复兴的中国,紧接着,他又荣幸的最早以书法家的平民身份成为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代表之一,他的名字和当时中国政治高层人物一起,被国家主流媒体的电台、报纸播送、刊登。其名不彰的林散之终于被国人尽知,他的书法得以彰显,他的书法在世界上代表了中国,在中国代表了一个时代。一个垂暮老人的横空出世,同时也使他平实的人生蒙上了传奇色彩。 

  林散之的传奇般的横空出世,看似偶然其实是一种历史必然。避开政治因素,就他的诗书画艺术的造谐而言,林散之出名的迟早只是一个时间概念而已,因为林散之不是一位靠政治嫁接得以存在的艺术大师。他的天赋,才情和勤奋早已成就了他的艺术。林散之的晚成,恰是他积几十年功力后的“厚积薄发”。林散之青少年时代就打下了雄深的诗文和书画功底。下列事实可窥一斑:林散之五岁画虎,12岁已能为乡邻写春联;13岁前已读完儒家经典之书《百家姓》、《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左传》、《古文观止》、《古文词类纂》、《诗经》、《唐诗》;23岁,也就是1923年,他在上海权威书画杂志《神州吉光集》上发表书画作品。其书法对联:“随意而安因树为屋,会心不远开门见山”已经初显才气。29岁完成《山水类编》29卷的编纂,全书35万字,分门别类汇集了前人有关山水画的论述;37岁孤身作万里游,经苏、皖、鲁、豫、陕、川、湘、鄂、赣十省,行程16000余里,得画稿800余幅,诗164首;39岁写成《漫游小记》,连载于上海《旅游杂志》,其文笔之典雅,文采之粲然已非常人所能为!这些事实的存在都是他后来能够成为一代大师的前提。 

  林先生曾向我出示过他大概19岁时临写的晋索靖《出师颂》的章草临本。他说这本法帖是他的恩师张栗庵送给他的。在我的印象中,林先生临写的《出师颂》,大量删省了章草富有隶书意味的“捺”的写法,他有意识的回避了这种“程式化”,用今草便捷的折笔连带取而代之,从而突显了今草明快灵动的特点,使自己的临书具有“自我之境”。这种天才的“变通”显露了他青少年时代的艺术才华。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