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美术 > 正文

往事|潘君诺:画画要雅,不要“爷叔工伤(雅

时间:2019-02-27 21:4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画家潘君诺去年一百十一周年冥诞之际,姚善一先生携其公子姚之盈在上海艺苑真赏社为潘君诺办了第二次遗作展览并签售《潘君诺绘画艺术·续编》。澎湃新闻此次刊发的是潘君诺学生蒋孝勋纪念一文,谈及其遭际与所想,包括对于潘君诺先生 的造像艺术。在学生眼中,潘君诺先生经常讲:“画画要雅,不要‘爷叔工伤’(雅俗共赏)”, 其第二句名言则是——“画画是画意思而已”。
去年十月,潘君诺老师一百十一周年冥诞之际,同门姚善一师兄携其公子姚之盈先生,在上海艺苑真赏社为潘君诺老师办了第二次遗作展览并签售《潘君诺绘画艺术·续编》,功德无量。展会、签售都非常成功。岁月茫茫,潘老师一去竟已三十七年,可喜的是,潘老师艺术成就经精审编选,益显清华典雅。诚为经典可以传世。
感悟于老师之不朽,贤弟子之孝勇,我不想将老师之可贵行状湮没,就记下以本人卅年前所见的,一位杰出中国草虫画家的遭际与所想。
潘老师有三绝:草虫、指画和造像。关于老师的草虫、指画艺术论者甚多,我仅以造像为题说开去。

往事|潘君诺:画画要雅,不要“爷叔工伤(雅

潘君诺自画像(1944年)-虫天小筑主人三十八岁自造像。甲申上凉月,杭郡唐云补景,萧然来楚凫题。
传统中国画自唐后人物渐将式微。绘事的教化功能则隐于山水、花鸟画中。文人士大夫画家亦将自身行藏托迹于山川林泉之间,这类画称之谓“行乐图”。“行乐图”至明清渐为流行起来,如曾鲸、任伯年是绝代大师,而近百年来潘老师则是被行家所公认的又一高手。但因历史原因,自五十年代以后,文化服务对象剧变,“行乐图”亦不复存在了。潘老师可谓其绝响者。从其三十八岁时的自画像(由唐云补景,来楚生题款)可以看到其传神写照之高妙手段。以草草之逸笔,挟有笔有墨之笔墨功夫,把自己壮年之春风踌躇的文人形象很轻松地呈于纸上。这种写生画法是中国画式的。
传记潘老师初入上海美专时从师白俄教师习西画一年,据此评定老师之写真之技得西法之传,中西结合有功。我以为非也。
老师自三、四十年代始即以造像闻名于海上。他为当时硕彦文人、画家诗人写像,并互酬答题咏。其中严惠宇、秦更年、宣古愚等,当年画家黄宾虹、陶冷月、吴待秋、高野侯、唐云、来楚生等皆为老师之造像所倾倒。潘老师画不同于徐悲鸿之《康有为行乐图》,不同于蒋兆和之《流亡图》,不同于当今方增先式、杨之光式、彭先诚式等这些已近西化的素描式,也有别于张大千(自画像)式过于敦煌化笔法,而是以妙到 “毫氂之不失”,刚正之笔法一挥而就。行乐图的肖像画法体现了中国固有文化的特殊性,唯少数画手能得笔墨之旨。所谓“颊上三毫,仅在阿堵矣”(顾凯之语),是天才所为。为之对上海中国画院五十周年大展,及见前几年之与北京画院共同纪念开国后成立之五十周年庆展,真令人担忧呢。我们的当下人物有些太西化、日本化了。中国自有“假中求真”、“中得心源”,怕将丢失,愧对先人。
中国经百年之痛,百年生聚、百年树人,我们在践行复兴之梦,我们对西方文化有两分法之思考了。今日“行乐图”作为特殊画种,因中国的崛起,相信此技亦将复兴。
我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由白芜兄相携拜见潘老师的。

往事|潘君诺:画画要雅,不要“爷叔工伤(雅

虫天小筑画室
潘老师家在闹市静安寺庙的北面,近新闸路西头,已较僻静。一条安静的弄堂,不长,单开间的石库门,由后门公用厨房进入,直抵底楼的客堂,水磨石地面,老师起居兼卧室都在此。南窗前置画桌,画案加高了,便于站着作画。桌上文具不华贵。当年未有羊毛毡,仅垫报纸而已。作草虫用狼毫“叶筋笔”,精勾用新笔。我注意老师用印、用色讲究,印章大多为陈巨来所治,燕脂等色皆用研钵盛之并加盖。室内整洁,别无长物,北墙下双人床,后有一暗室加阁楼。画案之右首,加一餐用方桌。赫然生辉的是画案前方墙上,八幅册页分装四架镜框,此是老师参加第二届全国国画展的草虫杰作,高雅生动,百读不厌,至今存在念中,可惜皆已散失了。餐桌旁是一只三人硬沙发。室内拉一根串着木夹的铅丝,随时可以挂画。南面窗外天井不大,角落置几个空坛子,并不见花草,有稀少阳光会斜射进来。师母勤快,一切有条不紊。在当年的画家当中,老师的住家当属中上的了。

往事|潘君诺:画画要雅,不要“爷叔工伤(雅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