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美术 > 正文

徐悲鸿7000万天价画作被疑伪作 谁当了冤大头?(图

时间:2019-02-23 18:3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徐悲鸿7000万天价画作被疑伪作

 


  昨日,中央美院油画系研修班第一届部分同学在《南方周末》刊登了一封名为“质疑‘徐悲鸿天价作品《人体 蒋碧薇女士》’的公开信”。该公开信表示,2010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中以7280万元的价格成功拍出的名为《人体 蒋碧薇女士》的“徐悲鸿油画”,应是研修班某位同学的课堂习作。

  这应该算是拍卖行业、收藏界最大的丑闻。有人会问,去年6 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在春拍前,该油画的拍卖信息被发布于多家网站,同时配发的还有“徐悲鸿长子徐伯阳与这幅画的合影”以及徐伯阳出示的“背书”,背书内容为:“此幅油画(人体)确系先父徐悲鸿的真迹,先父早期作品,为母亲保留之遗作。徐伯阳 2007年9月29日”怎么会是假的,那么多书画鉴定专家难道是看走眼了?

  其实,怀疑鉴定专家看走了眼是高抬他们了。正如画家陈丹青指出,早前拍卖公司拍出的所谓“徐悲鸿油画”,不是假作、不是仿作、不是赝品,只是中央美院的学生习作。“倘若到各地美术学院仓库里翻翻,类似的课堂人体写生,成百上千。”陈丹青也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眼光指出,徐悲鸿的蒋碧薇肖像早已发表过,作品中的人物清秀羸弱,是位民国江南的富家闺秀。而早前拍卖的画中裸女,“壮硕而生涩,一望而知,是位新中国的北方丫头……”所以,陈丹青讽刺说,“因为要看走眼,前提是要先‘有眼’。但此次课堂人体画变成徐悲鸿的作品,全程无碍地拍出了7000多万元人民币,可谓是“不必有眼”。

  此言经典,精辟!由此而论,鉴定专家不长眼比有眼看走了眼更可怕!现在反正是徐伯阳将美院学生的习作当成先父徐悲鸿的真迹即“指鹿为马”委托给拍卖行,而拍卖行将“鹿”当“马”卖了,徐伯阳把钱装口袋里、拍卖行把佣金存到账户里、鉴定专家也蒙到了鉴定费,真假对徐伯阳和拍卖行不重要了,鉴定专家有眼无眼也不在乎了没长眼怎么啦,反正鉴定费捞了,任人唾、任人责、任人骂去吧。最可笑的、最可叹的、最可悲的是买家,花巨款买了个“冤大头”的称号,闹不好闻此消息,还要去跳楼。真是的,招谁惹谁了,有钱闲的、吃饱了掌的去玩收藏、去找骗、去买假画!而且,当了“冤大头”,还不能声张,因为这些藏家既炫耀有钱,还隐名埋姓;既附庸风雅,还装聋作哑。说句难听的话,大有既当“婊子”,还不敢立“牌坊”的味道。

  不过,现在问是谁当了“冤大头”虽然是多此一举,也不会有人站出来认领,但是,我还是想请这位“冤大头”勇敢地站出来,谈谈受骗的体会和感受。因为,这位“最新”的“冤大头”,他不是第一个,显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站出来亮亮相,也可以成为一个收藏赝品、伪作、假货的标杆,一个被人欺骗的典型,现身说法,可以警示后人前赴后继,起到“前车可鉴”的作用。反面典型也是典型,其教育效果比正面典型还要大,还要有效,还要有价值。


  本人在博物馆供职的时候,经常有收藏书画的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怀抱书画求我请我们的专家鉴定真伪。我就告诉他们,不要再请人鉴定,以免后悔莫及,反正已经买了,钱花出去了,就以假为真吧。另外,还要说三句话:一是,收藏能升值,但有风险,难免上当受骗;二是文物、书画市场太乱、太滥,很少有真货;三是现在鉴定专家也好财,给钱就指伪为真。当然,这些话是我们的专家说的,我只是转述而已。不幸的是,还挺灵验。一次一位朋友拿着我馆书法家的一幅时价20多万的作品,请我无论如何帮忙鉴定一下。无法推辞之下,凭着老脸,请书法家本人看了一眼,书法家说,“真假不好说,反正不是我写的。”并告诫那位藏家,除了请本人当场挥毫,市场上几乎没有真的。由此联想,那些买官卖官、行贿受贿者手里,出手的和收藏的,有几样“玩艺”是真的?

  徐悲鸿7000万画作被疑为美院学生习作,再一次提醒藏家,在文物、书画市场混乱不堪、拍卖行业乱象无序的状况下,有钱干点慈善,可以流芳百世。最好不要玩收藏,一不留神成了“冤大头”,虽不遗臭万年,但成为笑柄,贻笑大方!谁当了“冤大头”?无须寻觅,就在藏家之中;接受教训,别成为下一个。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