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聂世领书法网 > 美术 > 正文

画余思索

时间:2019-02-21 16:3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聂世领书法网 阅读:

原标题:画余思索——张榕山

画余思索

拜读《当代中国画之我见》一文,不禁随其文字思索之。

这类文章,对中华传统绘画真諦、精义之理解,显然是错误的。动輒将传统和封建性画等号,抑或将传统理论形式説成是艺术发展之桎梏,其根本宗旨是全盘否定传统。既乏其对传统的切身体验,又乏其对传统真諦、精义的理解,而侈言“创新”,变革传统,其效果絶不会是可观的。

画余亦常思素,如何继承传统暨传统和个性之关係(风格的形成)诸问题。在思索传统和个性诸问题时,已经有几个歷史时期了。各个歷史时期所意味着的苛严性,虽不尽相同,但已经构成对画家心理上一种无形又有形的胁迫感难道説,这就是中国画家思想驰骋的车轮下,两条永不可摆脱的暗沟吗?

“时代感”的胁迫性,始终在和艺术特有的内在规律性相摩擦、相抵牾,致使画家心里是十分忐忑不安的。尤其在曾经想尊重传统,并准备着手继承传统的选择心理中,画家之思维被胁迫得脆弱不堪。既言继承传统,实践中,在一段时期,甚至很漫长,势必出现古之趋向、古之面貌。推陈出新,絶非一蹴而就、朝タ之间奏其效験的。那么,边是艰辛、漫长、渺茫和胁迫,另一边是便捷、迅速、苟且和易讨其好,忖度、抉择,最后放弃前者的比例大得惊人,从而导致画坛普遍的因袭。现代名家的、日本绘画的、欧洲现代绘画派别的,均是因袭的快餐。最可悲,莫过於它的歷史性,导致了现在中国画坛的青黄不接。

噫!弥漫的“时代感”,竟如此构成一股川流不息地冲刷传统之绣水。直到现在,还在无休无止、登堂入室被人们津律乐道。

试问中华辉煌、绚烂的中古之成就,也是这様被胁迫出来的吗?我想古人絶不至於如此自我胁迫地、被颐指气使地创建着宋代的时代感、元代的时代感、明代及清代各时期的时代感的。古人之成就,是在一种宗教、哲理、经学、文学的歷史流衍中,东方美学体系臻於不断充质、完善的过程中,相互和治熏陶、相互自然交融的结晶。它不但铸就了纵向的各个时代之风格、面貌和气息,横断的派别、家数及个人风格亦各显妍姿。尽管明清人竞相以追慕宋元之古而成癖,可是,有谁的绘画气息、风格又能和宋元人一模一様呢?非不欲全,实不能全。其故如此,显然可以从中引申出绘画艺术内涵的规律性,包括画家在歷史空间中生理、心理的演递规律性。而现在全然漠视这些规律性,本末倒置地将这种胁迫性凌驾於一切之上。

360年前之南昌,石破天惊地出现了八大山人。若按“时代感”来推论,在那个年代,岂能出现这様一位不可思议的画坛之怪杰?岂足怪哉!其时欧洲正是文艺復兴之绪余,欧洲现代派之肇始较之要晚二百多年。嗣后,中国又有“四王、吴、惲”。

造就一位卓越之画家,比培养一位状元或博士,不知道要困难多少倍。泥且,来取指名定向有意识培养的办法,其结果必然是失败的。与其説他是人为培养的必然产物,不如説他是自然、社会的诸多元素、因素所凝结、所铸就、所塑造的自然生成之物。他的出现和存在,本身就体现着那个时代哲理的神秘性。这种神秘性就是那个时代为之而苦闷的观念。

如果一个画家要想在五至十年内潜心传统,那么,就得准备被“创新”之标簧,封存五至十年。在没有“新”以前,不得启封,是没有客气讲的。现实中,甘愿如达摩面壁式被封存起来的人,真是毛麟角。不甘愿者,望而却步者,肯定是绝大多败。噫?这条标簧又封存、泯灭了多少人织承传统之初衷矣!

虽然现在已经有了尊重传统、继承传统的呼声,但是,人们在习惯上,早已以一种肤浅的泛泛理解,认属凡和传素统相乖别异、悖缪者,便是“创新”,抑或好言谓之“探索”云尔。

我们不要把一种空泛、含糊的概念,强化到宿命的速度。

创新“时代感”,已被他们重三倒四地咒念成一对俚俗不堪的、胁迫人们心灵的峰嶸词句。它早已喧宾夺主了,早已将翱翔在传统之宫苍的翅膀,变成虚幻之影了。现时,应该让这一对游离理念的孪生兄弟,重新回到学术队伍中适当的位置上去。它只能是传统理法研究中,和各项条目平起平坐的昆仲,而不是僭越绘画规律的主宰。

这种重要措置,无论是对尊重传统者,还是对否定传统者,成具有整飭学术思维条理的价值和作用。

否则,中国画坛无从巩固传统之根本。传统之精英,则无以载“道”而驱驰。

(责任编辑:新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