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侵蚀着冰冷的梦。

孤独笑我太傻,

而我却说不疼。

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有颗妒忌的心,而我也不是那个例外。我也有着同别人一样的嫉妒之心,我羡慕别人所拥有的一起。相比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来说,我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生活在贫寒之中的人。

年少时父母在外打拼家中也颇有些财产,长时间的分离让我从年少时变无安全感更多的情感的缺失最能用金钱来一点点填满。我那时整日的幻想着长大,幻想着长大后的生活将是如何。父母的辛劳也将是为我以后的人生做最好的准备,总之那时的我做光了我所有的美梦就在此刻想来也是极为向往的。

也许上天总是爱开善意的玩笑,造化弄人不幸的消息接踵而来。母亲病重在医院查出了患有脑瘤,在接到医院的通知的那一夜让我从少年蝉蜕成男人。多年来的积蓄为母亲赶走了病魔。父亲不就也下了岗,每日靠在工地工作来养活这个家让其不至于倒塌。就在那一年我主动地退了学,因为我深知以后求学的路将是这个家最为沉重的负担。很多时候我高声欢呼,因为家中的成员一人不少。也有时候我也会流泪,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多年的工地生活多半是苦闷的,日出到日落我都将要在工地上干着沉重的劳动。很多时候我不敢去与大街上的人们对视,因为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那样的渺小。眼中的热恋是我最不敢触及的美好,生怕会被我肮脏的手所污染。

也许,人间的事本就是那样的无常。几年后我终于结束了工地的生活,父亲用他那粗糙的手将我一点点的送回来了教师。我家的重担再次落在了父亲的肩上。在求学的那段日子既痛苦又快乐着也是我最为难忘的时毕业后的我又陷入迷茫我不知该何去何从,我又一次失去了对未来的方向。很多时候我们都在讲述着公平,但是这个世界真的是公平的吗?也许答案只有自己清楚。我嫉妒着别人所有的美好、所拥有的,而我却忽视了自己所拥有的。是的!我承认我被金钱所打败,我曾经拥有的爱情在无数个美好的日日夜夜后被金钱所俘虏而我却傻傻的站在原地等待着爱情的能够回心转意再次回到我的怀抱。正因我的卑微我的渺小,我无数次的对生活失去了原本的希望,无数个追求的美梦终有破碎的时候结果却显得那样残酷。我在无数个夜晚想要自杀,最终都被我的渺小所打败。

我在无数个夜晚中哭泣,又在无数次哭泣中破灭。最后我只能抬起我贫穷的头颅,高傲的行走于我的贫瘠人生。

编辑荐:走几步,停顿一下,走几步,停顿一下。周围暗黑无际,风渐渐地刮了起来,吹得树叶沙沙的作响,我的心也在饥渴难耐的操动着,树木在狞笑着,风在咆哮着,周围的气场,仿佛有头野兽要从灌木丛里窜出来,将我连骨带肉地吞下去。

夜幕的降临,使得人潮的喧闹变得宁静而又舒适,夜渐渐的深了,人渐渐的静了。

夜深人静时,独自一人孤独漫步,在静静的伊利湖畔上,这里地域虽大,人烟希少,却并不繁华,宛如一颗孤独的北极星,镶嵌在美利坚的板图上,永远孤独的伴随着岁月去流淌,并消磨殆尽。

风儿轻声慢步地从我身边拂过,独自漫步在喘喘流动的湖畔旁,头上的星星,早已星罗棋布的布满整个璀璨的夜空,此时此刻,月儿也亮得晶莹剔透,有了星星和月亮的点缀,使得整个夜空,变成了我梦寐以求的景象。

走到了尽头,到了湖岸,闭上眼睛,细心聆听,水和着风怕打着湖岸的声音,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走几步,停顿一下,走几步,停顿一下。周围暗黑无际,风渐渐地刮了起来,吹得树叶沙沙的作响,我的心也在饥渴难耐的操动着,树木在狞笑着,风在咆哮着,周围的气场,仿佛有头野兽要从灌木丛里窜出来,将我连骨带肉地吞下去。

月亮越深越高,看,它的背后,一颗耀眼的启明星,正在月亮背后冉冉升起。我开始奔跑,不断地跑,我在追逐着那几颗凡星,直到我汗流浃背,直到我......

操动的黑暗,在这微凉的夜里,发酵着,我独自一人来回渡步在这夜里。早与黑暗合为一体。

不知何时,月亮的微光,微微照亮了我的周围。让我清楚的看到了我的影子。

风儿还在轻轻的吹着天空,感觉早已凝固了,走了许久,可我一点也不觉得累,因为我眷恋着这样的天空,看着它,看看它,自己似乎感觉到心灵被净化了,整个人都感觉好轻松,好轻松。

谢谢你,黑夜。

年关将至,总要留点只言片语记录碌碌而逝的岁月。

16年中国可以生二胎了,反腐也进入第三个年头,台湾地区也换领导人了,美国大选也完成了,而我也完成人生大事,在沾沾自喜中浑浑噩噩。

16年,没有停下脚步去欣赏大自然的风景,也没有拿起笔去书写愤青情结,好像只有三餐的插科打诨。人越变越俗,事越处越滑,也用恶心的奉承去恭维,葛优在一部电影中曾经说过,成就别人,恶心自己,我想我还没有那么圆润。

16年,我和雨结缘,当我去一个地方,就会把代表思念的蒙蒙细雨带去,或许我对那个地方并没有思念,甚至有一些憎恶。但旅途的奔波还是强迫自己保留无法删除的病毒,久而久之,也就变成一种心安理得的习惯。

16年,我还没有抓住机会的尾巴,花大把的时间熟悉人间的游戏,却被人间的所谓机会欺骗。这一年是我步入这个玲珑社会的第四个年头,可被再而三的打败。一在蔑视的破铜烂铁已然成为我幸福人生的拦路虎,此阿堵物莫不为人间供奉的神,诱人的香、迷人的醉,举国膜拜。

16年,我有了家,面朝大山,却缺少温馨,孤零零一人发呆到天亮。人生高光时刻把美好的保存,洗成交卷摆放在最耀眼的地方,好像在宣誓着主权,也好像在证明着什么。有了家,拥有了爱,却没有生活的味道。

16年,就剩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去日苦多,却不知何为行乐。

总有一些枯枝找不到来年的春,总有些大雁醉死在温柔乡。春的希望是一种美好的寄托,恼人的倒春寒会告诉我们人间的真情,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回古朴典雅的家,那鸡鸣狗吠的交响乐能带人返璞归真,这美好的梦境,却被游戏的人生斩断,无法逾越,梦也就越变越不真实,那灵魂也就醉死在冬眠的温柔乡,躯壳就如那枯黄的枝,腐蚀被万物所化。

16年,我应该刻一个墓志铭,书写不为人知的故事。

我们都知道渲染是一种手法,古语云,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这是比喻环境的险恶,可想想被游戏的人间,就透露着一股诡异,蒙蔽人们分不清真伪,就如一部影片中的龙背墙,把最纯真的爱在浑浊的人间小心保存,我们不必去追寻真相是什么,至善、挚爱是那么的宝贵,如百年好酒,醇久留香。总要留点念想继续去编写不为人知的故事。



除非注明,江门书法网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相关文章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