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武雄大喊一声:大家别再客气,我们一齐动手,叫她知道知道厉害。

有种的,你一人上前来,别光知道使唤别人。她鄙弃道。

你是怕了不成,今儿还就以多欺少了,你要是怕了现在跪下来给爷爷们磕头,也是来不及了。李武雄底气十足的答道。

就你还爷爷,顶多算个孙子。她哼声道。

李武雄鼻孔喷出一股热气,一声不吭。脚下疾步,和余下几人散布成一个圈,已将她围在了当中。周进第一个出手,他以地堂刀法闻名,像只刺猬似的缩身滚了出去。她连退两步,避开地堂刀法阴险诡诈的招数。腰间破绽大露,觉到寒意,衣服已被滑开了一道口子。

佟军的银戟刚好沿腰划过。她口吐一口气,一柄飞刀从袖中滑落手中。一道荧光忽而亮起,与侧方雷觉生的背箭相击,火光四溅。

又一道光疾射而来,雷觉生自知不妙,赶忙踢起脚下的死尸,躲了下去。当的一声,死尸喉头的飞刀发出激撞声。他暗自捏了把冷汗,心想要不是自己常年练暗器功夫,机敏老练,只怕也跟这死尸一样了。

哈哈,好一只大乌龟。她竟有空嘲笑道。

佟军一招没刺到,恨那拜把兄弟雷觉生竟然没能得手。从怀中掏出一把铁蒺藜,猛然一掷,如天女散花般,铺射而去。周进的地堂刀法,正耍得凌厉,李武雄看准情势,悄悄摆动两把弯刀。一个箭步,砍向了她的后颈。

岂料她手一挥,飞刀率先夺面而来,李武雄大惊失色,急忙收刀护住自己的咽喉。却只见那柄飞刀,从自己的肩头疾掠过去,径直奔向了身后的五当家。周进正砍得起劲,忽见亮光一闪,她人却已滚落在自己身后。想要砍去,哪里还来得及,她大喊一声,生生将周进的头砍了下来。

噔噔的数声,佟军的铁蒺藜,有数枚钉入了林中的枯枝上。他眼见周进的头滚落,自己的暗器没能得手。不自觉后退了两步,一道亮光追过来,佟军自觉喉咙一凉,将戟一扔,双膝跪了地,瘫坐下来,双脚一顿乱踹。

雷觉生眼看情势不妙,将他身上所藏暗器,足有数十支大小箭,统统朝她疾射而去。她左手一挥,数柄飞刀齐出手,打落射来的多半箭支,雷觉生只知放暗器,疏于防备,只见一柄飞刀从相击的火光之中钻了进去,刺穿了他的咽喉。他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又射出一支暗箭,扑倒在地。

连番险斗,她正觉内力不继,忽听得李武雄大喊:五爷,就现在,快砍。只见一道白光自腋下袭来,诡险异常,眼看胳膊就要被削落,又有一柄弯刀从后项转眼砍到。执弯刀的正是李武雄,他与白衣二人,紧抓时机,这一击,不叫她丧命,也定然让她残废。

只见腋下白光穿出,竟穿入了李武雄的胸膛,像刨开了一只瓜。他弯刀脱手,哑然失声道:好小子,你...你....

你什么,该死的人,都要给我去死。白衣道。说完拧刀一抽,李武雄即刻倒地,没有翻动一下。

姑娘,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了。白衣转身道:马背上的东西恐怕你不能一人独得。

我偏要一人独得。她亮声道。

你身上的飞刀跟你师傅一样,不会超过九把。加上射我的那把,你刚好用了九把。白衣道。

她翻起白眼,瞅向白衣。

还是要走了,我以为我会永远的陪你的。这次却要对你食言了,没想到我也会骗你,当然也就是这一次骗了你。以后怕是想骗你也没有机会了,所以你要原谅我噢,并且把我忘了。

有时候我真想你给我打打电话,哪怕一分钟我也会很满足的。可是无论我怎么的等待,始终等待不来你的信息。每次看手机除了一次次的失望,再没其他。每次我都怀着欣喜的打电话跟你,其实每次打电话都是我太想你了,想听着你的声音,想和你聊聊天,这样心里才安然。然而你回家后每一次你都很忙,我都一直理解着你,我想爱一个人是要包容的。爱她,那是不能让她受委屈的,那只好自己主动点了。

可是你有时间玩也没有时间给我打一个电话发一个信息,或许玩对你来说也比我重要吧!或许你身边陪你一起的人也比我重要吧!是的,比我重要,他们是你的朋友,我呢?是什么,一个陌生人罢,我们没有见过,聊天嘛那和谁也是聊的!没想到我也会如此的幽怨,像一个闺中怨妇一样的埋怨。呵呵!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那我应该不会爱上你了,爱上你太累太苦,也没有结果。我应该知道的,我是一直都觉得没有结果的,一直都想放弃着,但又怕我的放弃伤害你,便又在苦苦的坚持着。或许一切都是我想的太多,你的习惯如此,你的性格如此。我应该大度的去包容着你。但怎么个大度也是有一个度的,在没有希望了这个度也该没有了。

此刻的心真的太痛,含着泪水写下这份文字。我是很想要留下来的,可是太累了,或许是我想的太多了吧。我真的好想好想一生的陪着你,陪你走过红尘岁月,无论前途茫茫我也会不放手,但我又不得不放手。爱情里先爱的那一个人总是卑微的,但也要有一个人去先爱上,但是如果最后还是没有结果,那么不爱却是最好的结局。

或许因为被伤过,所以我更能体会心痛的感觉,哪一种刻骨铭心,那一种心如刀割,所以我会会好好的珍惜你,不愿让你受伤害,如果最后还是要离别,那么我只愿受伤的哪一个是我,一次也是伤,两次也是伤,那只要你没受伤就是最好的结局。可是我必须得走了,心已经破碎了,留下也没有意思,也回不到过去了。你知道的,我想要的只是我爱你时你也爱我,你可以多点时间陪我聊聊天。可是我自己都不能陪着你,我又怎么能奢求呢!

有人说我的爱情太过卑微,让我与其卑微的相拥,何不高贵的放手,我一直想或许你会爱我的,可是却发现多是我一厢情愿。我也想过放手,可是我不想让你受委屈,而这样只有委屈了自己。其实我是不怕委屈的,也不怕苦的。我是怕没有希望。也看不到希望。还是走了,这一走便是永远了吧!再见,便也是永远不再见了。其实也没有见过,这也是好的,这样你也不用太过思恋。时间长点便就忘了。你也没有刻骨铭心,也好。

也该走了,哎!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不论贫瘠土壤和环境



除非注明,江门书法网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相关文章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