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的有些慌乱,吹灭了等候的那份悸动,咫尺在天涯的不朽,消失在海角的某处,温暖我伤口的,是挂在悬崖边缘的矜持,怕自己陷入想你的空洞,可你就是我的全部,如今你的记忆,残存着我们的回忆,你遗忘的画面,在我脑海里浅唱,涌动,而我的记忆,填满了你的日记。

知道总有一天会再见,所以一直练习怎么应对,该用什么样的心情面对你,彼此才不会尴尬,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配合你,才能演出默契,曾经的无话不说,如今只能用微笑代替,可能会再一次笑出我的淘汰,那时候的自尊,必定如玫瑰凋零,无人埋葬,这座城市里,你在,我在,我们不在一起。

淋了雨的空气,冷冷的,可以呼吸的氧气,渐渐稀薄,让我昏昏沉沉,头重脚轻,迷路的乌云,夺走了不属于任何人的阳光,心痛疲倦了,作为拒绝温柔的惩罚,常常在黑夜里失眠,睁着眼又闭着眼,恰似渴望又绝望,偶尔会陷入醒不来的梦,暂时不思念过往云烟,一旦醒来就忍不住悲伤,就算是这样的悲伤,我也不想太狼狈。

蝴蝶向往花岛,却一直飞不过沧海,不是没有勇气,只是时光荏苒,几年后发现,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待,海鱼也曾想给飞鸟一个拥抱,却逃不出大海的怀抱,哭了也不会有谁看见,又如何向谁诉说,也许,仅仅也许,还可以追随着身影,不在乎身边议论纷纷,不怕孤独,那么痴迷,换作是我,可能做不到。

坐上开往天涯海角的汽车,穿过灯光琉璃的城市,越过荒无人烟的原野,没有方向,没有目的,随着心情改变旅程,路上景物万千,随着行程而改变,曾经天地为证的诺言,悄悄上演着没有墓铭的腐朽,编织成了谎言,流进回忆的沙漏之中,被风卷起的落花,在空中跌跌撞撞,舞累了,划过嘴唇,又飘落在别处等风吹来,可是所谓等待,才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

我爱你,就像你不爱我一样的坚决,陪你走的第五年,我以为我找到了想要的幸福,可是当我毫无保留地付出后,才发现原来一直都是我的一厢情愿,我自以为回忆刻骨铭心,但对你来说并非如此,有些事,你说你忘了,忘的一干二净,剩下我孤独的对白,我也害怕提起,怕触动心里的某个地方。

我爱你,就像你不爱我一样的坚决,你终于厌倦了,开始不露痕迹的更改,变得越来越美丽,也离我越来越远,我开始意识到,你的未来是我触不到的风景,在你的世界,我的足迹都算多余,虽然现在形同陌路,但你毕竟曾经把我当成最特别的路人,我只好送你一句,无论如何,开心就好,即使我很悲伤。

我爱你,就像你不爱我一样的坚决,我订阅了你的忧伤,只是你不知道,我把它写成一首情歌,唱的我撕心裂肺,痛彻心扉,你却无动于衷,我不知道整理心情需要多久,只是一年过去了,仿佛你昨天才离开,睡梦里的你,在转身的那一刻,眼泪悄然无息在我脸颊滑落,我之所以选择不醒来,那是我还舍不得。

我爱你,就像你不爱我一样的坚决,我把自尊丢到海底,掏出所有的好,你还是沉默,莞尔一笑,笑出我的淘汰,为了你,我毁了我的世界,也背叛了全世界,都换不回你的回眸,在你眼里,我的付出太过于廉价,没有等你开口,心已经碎了一地,我努力拼凑去爱,又碎,再拼凑,直到有一天再也拼凑不来。

我爱你,就像你不爱我一样的坚决,没想过我的爱情还未靠岸搁浅,就已经中途返航,岸上的灯火告诉我,那里不是我寻觅的港湾,我一直怀念,你不再怀念的那些往事,闭着双眼说爱你,那是真的,我以为我能忘记,但留下的泪水没能骗自己,岁月的蹉跎渐渐斑驳,有多少往事,也悄悄凄离了梦境,我的离开成全了谁的海阔天空。

今生,我愿走下莲台,穿着白衣衫,撑着一枝碧荷,轻轻地走进红尘的最深处,携一份浅浅回忆,捧一曲悠悠情思,在红尘最深处等待着与你相逢。如果某一天你看见一个穿着白衣衫,撑着碧荷的女孩子,请记得叫住她,不要让她与你擦肩而过,对她说一声:好久不见。

题记

前世,我是佛前的一朵青莲,不能动凡心,因为我要跟随佛一起渡化万千子民,所以我一直守候在莲台上,与佛度过了一个个淡然平静的日子。每天看着黎明的曙光缓缓升起,听着高僧讲诉一个个关于佛的故事,看着络绎不绝地来庙宇祈愿还愿的香客讲诉一个个关于他们的故事,然后祈求得到佛的庇护,看着自己与佛渡化了这么多的人,心里骄傲又自豪,对着佛说:佛啊,我要一直跟随着你,渡化世间万千的生命。佛听了我的话,只是宠溺的对我笑了笑。

庙宇门前的梧桐树,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轮回,度过了几个春秋,叶子又变黄了,飘飘荡荡地落在了地上,惹得小僧人懊恼地拿起扫帚不断地扫着门前的落叶,梧桐树无视小僧人的懊恼,静静地呼吸着庙宇的香火。庙宇后面的菩提树,默默地孕育着自己花期,等待着千年之后的花开。而莲花池里的莲花也独自在水中央静静绽放,静静摇曳

今天我和往常一样跟随佛渡化来往的香客,黄昏的时候,寺庙里络绎不绝地香客变得稀稀寥寥,正当自己准备与佛对话的时候,门外走进一个面目英秀,温文尔雅,双目如潭般深邃,穿着青衫,束着发尾的青年男子。我看着他一步步走到我和佛的面前,然后跪在我与佛的面前,为自己心爱的女子祈福。也许我的命运就在这一刻开始混乱,等待着重新编排。我看着他祈完福转身离去的背影,心在这一刻,丢失了。

从此,我每天都开始渴望着他的到来,在来来往往的香客里寻找着他的身影,可是过了好久好久他都没有再来。佛看着我的心不在焉,慈笑地对我说:一切皆为虚幻,如梦幻泡影。

我问佛:这就是世间的爱吗?

佛说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我问佛:那我要怎样才能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呢。

佛说:万相皆由心生。

至此后,我每天依然听暮鼓晨钟,静享在香火的气息里,就当自己以为快要忘记的时候,他再一次走进了庙宇里,他跪在佛的面前,依旧是为了他那个心爱的女子,那个女子快要嫁人了,可是新郎不是他。他说他难过,他说,他愿意倾其所有只要能和他心爱的女子在一起。看着他的悲伤难过,我莲叶上的露珠滚落在了他的脸庞上,混合着他脸上的泪珠滴在了地上。我知道那是我的眼泪,我的心正在和他一样受着难过和悲伤的折磨。此刻,我也明白了,我正在经历人间的爱情。

当他再次走出庙宇的时候,我对佛说:佛,我难过。

佛像早就知道结果一样温和的对着我说: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最后,佛为了让我悟出菩提,收走了我的荷叶,将我幻化成男子万千青丝的其中一缕,一直陪伴他身边。 (美文欣赏http:///)

刚开始我觉得很开心,很幸福很快乐,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一朵青莲,因为遇上了自己的爱情,而且还能幻化成他的青丝一缕伴他一生。我享受着巨大的喜悦,以至于他走进庙宇剃掉万千发丝,我才发现我和他的缘分太浅,浅地承受不了我一个小小的愿望。

当我化成发丝躺在地上,佛心疼我说让我回到佛的身边,与他一起继续渡化有缘人。可是我深知自己再也没资格坐在佛的莲台上,婉言拒绝了一直庇护着我的佛,随着扫帚,混着其他发丝埋入了尘土。

在埋入尘土前,佛对我说,我以前原是一只在庙宇的竹林里修炼千年的白狐,因为贪玩跑出了庙宇,进了皇家狩猎的围场,那时他是伴随在帝王身边的威武将军,他从帝王的手中救下了我,所以我对他暗生情愫。一天,当我在庙宇里玩的时候,看见他来为他的妻子祈福,才知道他的妻子生了重病,需要一只修炼千年的狐狸血作为药引子,他说他难过,请佛为他指明方向。

傍晚我偷偷溜进了他的府邸,用自己的血换回了他妻子的生命。佛知道了,怜惜我,就把我的作为白狐时的记忆抹掉了,把我的身体化成佛前的一朵青莲,让我与他一起渡化万千生命,可是我依旧逃不了宿命,在这一世,依旧对他动了情。

今生,佛将我幻化成人,让我撑着一枝碧荷,在红尘的最深处等待与他续前缘,我将用我两世的时光,换取他一世的倾情。

假如某一天你看见一个穿着白衣衫,撑着一枝碧荷的女子行走在路上,请你一定要叫住她,不要再次与她擦肩而过,不要再让她承受如此大的悲伤,请你一定要告诉她:嗨,好久不见,我在红尘等你与我续前缘呢。



除非注明,江门书法网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相关文章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