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月亮那借来的月光,很苍白,有些柔弱,带着一阵寒意,只因你离我太远,照不到你前行的路,毕竟不是圆月,连自己的影子都驱不散,又怎能照亮你的世界,最后只能被黑夜没收,渐渐就喜欢上了一个人失眠的黑夜,还警告过自己,别再为旧的悲伤,浪费新的眼泪,免得清晨有泪痕擦不掉,却不曾做到。

天空缓缓拉下夜幕,路灯默默睁开眼睛,我悄悄走进你心里,我慌乱了,傻傻地哭泣,只因为那里没有我,哪一天你想起了我,可以进来我心里,在满是你的空间,你会不会失声痛哭,要是连感动都没有,我厮守的意义又怎么去判断,假如你感动了,那时候的我刚好不见了,结局也不会改变,我是否可以把这样的感动当做是一种怜悯。

抓不住的风,吹响了告别的风铃,留不住的流年,在我记忆里种下一粒红尘,没有生根发芽,却动荡不安,随意撕碎我捡来的图画,还敲碎我珍藏的一颗心痛,曾经对我说的你爱我,如今又对着几个人说,如果有一天我们擦身而过,我会驻足回眸,对身边为我停下脚步的人说,那些年那个人我曾经爱过,有些遗憾,但不曾后悔。

夜空的每一个角落,都会有一颗孤独的星星,显得有些灿烂,却又流露冷漠,默默地,为谁发亮,幸运的话,还能看到几颗划过的流星,即使没有愿望,但至少,它们曾经美丽动人,我会把这一切都封存在回忆最深处,等候相遇,向你诉说,那时候的你,愿不愿意倾听,如果命运安排了人潮,也许会拆散了我们的拥抱。

萤火虫错过了季节,并不意味着错过了全部,只是在最美的年华里,他选择了你,一颗星星般的你,遥不可及,注定了孤独,我把往事埋葬,对过去挥手说再见,可是旧字里带有的情绪,诉说你的回忆太伤,哭久了会累,那也只是别人的以为,现实会教我怎么做,我们都给自己一点自由,而我不断独自感伤,还把忧伤暗藏,不知这算不算是错。

人们总说抵挡不过时间,其实是时间抵挡不过我们的善变,曾经的海枯石烂,终究抵不过好聚好散,原来住在我心里的,是回忆中的你,忘不掉的是我对你付出的感情,而不是你,一夜一夜惊醒我的梦,明明知道那些都是谎言,但我还是会被感动,用生命去诠释你的逢场做戏,多一点爱就多一点疲惫,不甘心,却情愿。

我生活在妙不可言的等待中,等待随便哪种未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远如渴求的幻梦,近似蹂躏的伤痛,防不胜防,却一直诱惑着我,要如何才能摆脱,有时候隔着泪水看世界,感觉世界都在哭,折射的光影里都是你,我努力抬头,看着阳光照耀的地方,寻找没有你的一片天空,希望可以在那度过余生,你却不曾给过我这样的礼物。

我仰望的天空,孤单的快要哭泣,谁的风筝断了线,消失在那里,没有说再见,有你城市的天空万里无云,怕晒黑的你,撑着蓝色阳伞,慢慢穿过十字路口,你用白色高跟鞋,轻轻敲出属于繁华的音符,你没有不安,却左右顾盼,为的只是擦肩的那个人,能带给你触电般心动的感觉。

活在遗忘的季节里,你把脚步停留在夏天,我被困在深秋,奋力抵抗忘却,想你的时候最幸福,幸福的有些难过,无法抗拒,日久生出明媚的忧伤,那么真实,脸上布满了沧桑,刻画出憔悴,就连说话都带着惆怅,这样的我,在别人眼里是一种成熟,在你眼里算哪种愚昧,又愚昧到何种程度。

星星失眠的黑夜,指尖凝集回忆,写下我想要忘记的过往,可深夜的文字不懂难过,写不出我心碎后的心情,岑寂的岁月如此孤独,奈何恋殇不褴褛,肆意心痛到窒息,谁也阻止不了,我还吝啬着你的无所谓,很勇敢,很坚定,只是后来我渐渐被忽视,假如时光倒流,我们会寻找什么,还能做什么,现在又会怎样呢。

夜空中,星光璀璨,恋人在仰望,有几对相拥,有几对分离,孤单的人群有我一份,夜漆黑,谁把月亮藏了起来,有些不安,莫名感伤,流星划逝,重前不再,在这样似曾相识的夜里,我仰望的星空,流星依旧,只是不再许诺,曾经星空下的承诺,我误以为那就是约定,永恒的誓言,可时间走了不久,我才发现那都是谎言。

我可以让你骗我一生,只要你愿意,哪怕真是谎言,我情愿相信,只想让你留下来,陪我度过快乐的每一天,很多事我没有去拆穿,因为我以为只要我有所付出,你总会被感动,没想到你总是先对我坦白,说是不想亏欠我太多,我也明知道你说的是真话,我却努力尝试不去相信,直到分手那天,你流下很多泪,我信了。

是否相爱就一定要在一起,为何我朋友的朋友,两个人相隔千里,却能暧昧到如今,说真的,如果你真的决定要离开,总会找到一种借口,变成合理的理由,可以让我不得不松开手,最不可思议的是,我能够想到的这个如果,居然变成了现实,要说的爱你,无奈变成再见,我忍着没说出口,是要让你知道,我还相信着,你的谎言。

路过有你存在的城市,路过曾经有你身影的每一个角落,借昏睡的路灯,挑衅你留下的痛,结果怎样都无所谓,毕竟预约了寂寞,不是怕伤害,只是不再逃避,不被邀请的风,冷冷吹过,吹过你仰望的天空,在不经意间,开启了满是你的回忆,我却慢慢走出你的记忆,但至少我没有搁浅对你的思念,也明白我还爱着你。

毫无征兆的想你,是我不可告人的秘密,写在你的专属故事里,我仅仅是个作者,不能任意改编你的从前,会有多少意外等着你,也是我一直猜不到的谜,你走的太匆忙,回忆是你唯一的行李,我开始怀疑,我的曾经你是否来过,我以为都只是幻觉,可那些情节如此清晰,该怎么忘记。

多久了没有你的消息,但我仍然听说你的故事,在熟悉的城市里寻找你的身影,在陌生的城市里寻找你的气息,遇过无数个如你一般的人,却都不是你,习惯性抵挡陌生的温柔,说不出原因,或许是你还占据我心里,不曾离去,去过很多遥远的地方,也从未把你落下,可这个你,再也没有回到我身边。

穿过指间的阳光,我无法让它定格,一寸一寸斑驳了身影,感觉到的温暖,没有了你的气息,双手始终冰冷,当然也没人愿意握住,该想的与不该想的,我都想过,在想象中冷漠了悸动,确定了自己是一个人,能做的与不能做的,我也都做过,在付出中遗弃了自己,确定了我们不再相依,谢谢你曾经爱过我。

你有说过,远距离的爱情最要命,再浓的思念也会淡,终会被新的感动吞噬,我们注定天各一方,在不同的城市落地生根,结缘可以相伴的人,是我们败给了距离,仅仅是距离,你也有说过,分手后还可以做朋友,可你应该知道,没有什么比这更伤人,要扮什么样的朋友,才不会形同陌路。

山的故事里有水,水映山,夜的故事里有光,光生影,我的故事里有你,一个在我喝醉酒以后,歇斯底里地喊出名字的你,一个我爱了整整一个曾经的你,一个拼命想放弃也想忘记的你,可我不知道在你的故事里,我是怎样的存在,如果现在我还值得你回忆,那我要谢谢你曾经让我爱过。

当我走到天涯,你说你在海角,说你会在那里看日出,和别人一起,你要看的日出,想必是我目送的日落,一样的云霞,一样的微风,不一样的感受,两个曾经相爱过的人,始终走不到一起,你永远走在离我遥远的路上,擦肩而过的机会都不再有,或许你看过的风景,我一一错过。

那段似水流年,倾我一抹相思,孤独的感觉,给我一种说不出的苦,还好我已经习惯,你不在身边,却住在我心里,不再敞开心扉,怕你连回忆都不留下,是否爱过就不会遗憾,离开了不肯说再见,那样的再见不会是永远,给过的承诺,如此脆弱,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该戒了。

如今我来到海角,你已不在那里,我望着天涯,画出一轮弯月,把我们的回忆挂在那里,在你仰望的时候,或多或少会想起我,在漆黑的夜里哭泣,就连泪水都安全,虽有些冰凉,却很真实,感动了自己,带着忧伤流下来,如果有一天,在我独自旅行的路上,遇见了你要好的朋友,我可不可以问她,你在哪里。

还记得你走的那天,悲伤隔离了喧闹,街角的我们,躲避了路人的目光,不知道那晚的星星,会有几颗坠落,会有几颗失眠,路边挂上一盏灯,还是太阴暗,不足以看清你的表情,两个人沉默了好久,十指紧扣的手,渐渐遗失了温度,你的决心太坚定,迫使我转身,迈出最笨拙的脚步,用我斑驳的身影告诉你,结束了。

云中穿梭的月亮,把我带到有你的城市,我们分开的地方,街角渲染了华丽的气息,我喘不过气,看不到你的身影,我低着头离去,每天经过这里的你,脸上写的是什么表情,只有岁月知道,但不会告诉我,这里的风景有些变了,我也不知道你是否依旧,我在路口设了陷阱,让你与我擦肩而过,看看你有多快乐。

时间把相爱写成了爱过,描述着心是如何凋谢,它没有让我忘记痛,而是让我习惯痛,毕竟有些繁华终究要落幕,这些痛苦也会在我心底沉淀,只是在我想你的时候,如潮水般复苏,痛彻我心,你永远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已经付出了所有,现在已没有力气寻找,如你一般的人,可能我这一生,也解释不了你的离开。

不够诗意的夜空,洒满了破碎的梦,离我最近的,不是最亮的,触手不及,原来真正的绝望,并不是我失去了你,而是失去你以后,我不敢面对将来,人生没了方向,恋旧的我,始终拿不出勇气放下,却又对自己说没关系,何尝不心痛,常常一个人借酒释怀,把言语倒进酒杯里,酒才够烈,我也能醉。

那一年的心动,是一阵抓不住的风,宁可开满山坡的花朵,也留不住你当初的纯真,你的笑很魅惑,太自然,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我已收不回曾经真挚的笑容,忘了怎么上扬嘴角,昨夜的某点某分,被梦到你的梦惊醒,窗外的夜不够黑,无法抗拒的孤寂,给予我恐惧,辗转难眠,可不可以怪自己太认真。

夜不够深人怎么安静,至于会不会失眠,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你不够真我哪随便爱,任意时光荏苒,都不会再心动,心里已经筑起了城堡,一层又一层,不是全心全意,任谁也攻不破,你总说我们要为自己的快乐负责,你的我说不清楚,有时你让我捉摸不透,也许我相信的,正是你的谎言,而我的确承受着,从开始到现在。

应该是在冬季,无恋歌,没有征兆,就这样下了一场雨,猝不及防,那一地的凄凉,莫非是某个人的伤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能是我们,也可能是别人,感情总会感染,莫名的忧愁,就在我周围蠢蠢欲动,凋落的是枯叶,凋零的是心碎,那些年的梦,恰似你渐远的脚步,我追不到。



除非注明,江门书法网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相关文章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