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剩下八天的的时间,心扑腾扑腾的跳动着,忐忑着,那份不安,环绕在脑海里。你刻意的对我冷淡,刻意的与我保持着距离,我知道你是想下定决心。我也想放手你,我知道我抓着你你压力很大,可是我就是放不开手,现在已经习惯有你的日子,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去面对没有你的日子。有时候,放手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一种心情,而我始终是无法释怀。爱上你是我的错,对此我一直都很难过,是因为我爱上了你导致你现在的纠结和郁闷。我多么想你开心快乐,如果我真的放手了,你以后的生活会变得开心快乐吗?如果出现一个比我还爱你的人,能够包容你的一切,或许我会放开你,让你追寻你的幸福。在没有那个人出现之前,我不想放手,我还想争取,我还想去珍惜你包容你疼爱你。我这微不足道的力量,哪怕是讲一句话逗你开心,我都心满意足了。亲爱的,能不要刻意的压抑自己的感情了吗?我们勇敢一点去爱,勇敢一点去面对可以吗?

好可怕的夜,第一次心里产生恐惧,躺在床上不敢闭上眼。恶魔在我耳边呼唤着,前方好似有个人向我招手,好像在说,孩子你过来,到了这就没有烦恼,没有悲伤。我听信了它的话,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越走近,越害怕,越恐惧,我看不清它的脸,黑乎乎的只露出两只发光的眼睛。它说我们做个交易,让我把灵魂卖给它做他的奴仆。这声音在我脑海里回荡了很久,这是恶魔在召唤我么。上帝抛弃了我,所有人都抛弃了我,难道只有那里是我的去处吗?原来只是一场梦。当我醒来时,发现全身湿透了,汗水浸透了床单。就像被绑架了似的,我无法动弹,无法呼喊。我无法闭上眼睛,一闭上眼睛那个声音就在召唤我。这是我的幻听还是我想得太多?矛盾的我,又能向谁诉说。呆呆的杵立在电脑旁,望着窗外点点灯光,我的眼睛空洞的让人寒颤。这还是我么,我庆幸还有一丝理智没有被恶魔拿去。

心揪着,不知你是否安好,想去问候一句,却又害怕你的冷淡。只能默默的祈祷,愿上帝与你同在。

你教会了我如何去爱,当我奋力的去学会之后,你却不在了。直到现在,我还幻想着,期待着你的归来。即使是在骗自己,我也宁愿相信,我就这么的期待着这么的等着,或许哪天老天爷怜悯我可怜我,又把你送回到我身边呢?你说我们可以做很好的朋友,而我却无法把你当做朋友,你在我的生命里是我的生命的方向,一句朋友又怎能代替的了?我又想逃避了,好不容易改回来的毛病,现在又在蠢蠢欲动。能活着在这个悲催的社会的每一个人都不容易,你们的内心是坚强的,而我太过于软弱,就快要承受不了。在现在这个病态的社会中,我努力的乞求着,抓着沼泽里面的一根救命的稻草苟延残喘了二十几年。在这个只认钱妖言惑众的社会里,我们还能存活多久,人类即将变成走兽再无感情可言。

剩下的七天时间 什么也不想 什么也不做 就这样慢慢的腐烂吧!

我害怕一个人单独在一个房间里,我害怕耳边没有声响,我不能静下来,不能静下来,强压着感情不流露。

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我不敢一个人安静再那里,总是胡思乱想着。没有你的日子里却要强忍着装着强颜欢笑,去面对身边的每个人,我真的快要崩溃了。

年越近,心情越烦躁。

每天脑子里乱哄哄的,不知何时已经开始失眠了。思考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神情恍惚地过着每一天每一秒。原打算回家过年的,无奈没抢到票,也就了了回家的打算。说起家,心里一阵翻腾:我还有家吗?想起过往,总会热泪盈眶。每个人总希望对方爱自己多一点,而自己却不希望多付出什么。总是觉得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却从不愿让外人来评一评理:到底是谁的不是。。。

昨晚姐打电话过来,本意是说我养老金一事。怎就扯到我家庭上面,一句不是你脾气不好怎么家会散掉?瞬间我挂了电话。我就想问问:到底脾气还能好到什么程度?一辈子口袋里从没装过100块钱的人,却承受着养家的劳累,到底天底下有几个人每月只留300元生活费在物欲横流的大上海生存的?到底有几个人不知道自己家有多少积蓄的?也就是我。。我还能做到什么程度呢?我抱怨,是因为我觉得不公平。

反正已经过去了,没有了经济的困扰,日子过的也还是不开心。昨晚在一个叫电台情感倾诉的房间里聊了几句,忽然想写篇文。一个没步入围城的人有什么资格谈论感情?一个没经历过感情沟壑的人对此能有多深的认知?拿别人的故事教育下别人可以,但总是不能说到人心坎里去。毕竟不在一个高度,一个平面上。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走过的风景只有自己知道,路过的艰辛只有自己品尝。

已经分手了,再去追究过往的孰对孰错已经毫无意义。世人总说吃一堑长一智,总结经验勿走老路。回顾这些年的风雨历程,我的过错多一些。。

过来了,才知道,爱,其实是一种默契。不在好不好看,不在富不富有。

花开艳丽无人欣赏,也总会黯然神伤。你再多努力无人问津,也终是徒劳无功。心寒如冬,善恶美丑自有定说。这世道永远都是如此黑白颠倒,都说人在做天在看,但总是人善被人欺。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微笑背后被捅一刀的滋味都是不好受的。你真心待人家,真诚帮助别人,别人却是理所应当,受之无愧。

都说当上天关上门的同时,必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总有一件事让你突然清醒,彻底看清这世界。歌里唱的如此: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你若消失,这世界不会因你而改变,不会为你而公道。顺流逆流,是该随波逐流,顺水推舟?

有一种喜悦叫做喜极而泣;

有一种悲伤叫做乐极生悲;

有一种冷漠叫做冷若冰霜;

有一种无言的抗议叫做沉默;

又一种苦楚叫做心痛。

对我来说,酒精可以让我暂得欣慰;头疼可以让我清楚的知道我还没麻木。

我是一个胆小鬼,我用尽装傻的方式逃避他人的好意;

我没心没肺,不管什么事,醉后依旧笑的灿烂;

我可以在伤心时拿着关机的手机逛遍大街小巷,也可以在难过时钻进网吧玩个通宵。

我可以一个人吃光近百元的零食,也可以一连几天不吃不喝。

我用满不在乎的方式表达对你的爱,我用自恋的方式掩饰我的自卑

我在地狱里仰望着天堂,从乌云般天际里感受阳光。回想。

步入地狱的那一段,我途经了奈何桥,



除非注明,江门书法网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相关文章

热文排行


月度排行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
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